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八)(1/2)

静漪没有立即跟上去。舒残颚疈

陶骧那习惯性的带有命令口吻的话在她听来很如入耳。

“十小姐?”四宝跟上来。

静漪对四宝摆了摆手,四宝就没过来。

她还是跟着走进去了濡。

这是通往赛马场内里去的一条小路。赛马场是专门为在北平的外国人和权贵们骑马、赛马而建的场所。粗粗看起来,围墙内的赛马场,像一个欧洲的小村落,街巷、建筑都充满了异域风情,驯马师里有很多都是外国人,这也就更让这儿显得洋味十足了。

静漪只是来这里看过几次赛马,并没有真正走进这里。这么近的看着马场里的陈设,让她觉得新鲜。

陶骧在前面走着,她跟在后面,走了不远,来到马场边邬。

她看到一匹雪白的马在场地内自由的奔跑着,撒欢儿似的。长长的修剪的十分整齐的尾巴甩着,看得出来它很快活。

她有点羡慕这匹马。

陶骧站在护栏边,也看了一会儿那匹白马,才转头对静漪说:“以后不要随便见什么人。”

静漪抿了唇,不吭声。

空旷的马场里,除了他们两人,和那匹白马,就只有贴着地面吹起细微沙尘的风。

她缩了一下手。

袖口的貂毛似乎会刺到她,她咬着牙根。

“不管谁、以什么样的理由约你见面,你只需要告诉我。”陶骧对静漪说。

“你是说,她们约‘陶太太’的时候?”静漪抬头看着陶骧。

“哪怕是未婚妻。”陶骧回答。

静漪点头。

心跳有点缓。

她知道陶骧这句话说出来,一个枷锁,就已经套在了她颈上……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如果你同意,我们下个月成婚,只是你必须跟我回兰州。没有意见的话,今晚我就去见你父亲,请他允许。”陶骧看着静漪。

纤弱的如同一株兰花草,被放置在不该放置的地方,劲风吹拂下,东倒西歪。

他没有也不打算说第二遍,静漪也没有让他说,她点了点头。

陶骧仍注视着静漪。

静漪也注视着他。

陶骧的眸子太黑也太深,她看不出什么。

“如果你想……”静漪说。

陶骧低头,问:“想什么?”

静漪脑中轰的一下。

记忆像是被点燃了似的,那模糊的影响突然之间便清晰了起来:漫天散落的仿佛携着天上星的烟花、高大的身影、紧握着她的腰肢的温暖的手,还有……那个亲吻是蜻蜓点水一般的轻轻碰触……她下意识的想要抽手打他,却在手举起的一刻停住了,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好整以暇,似看好戏似的。

陶骧说:“一起吃晚饭吧。”

“我有约会。”静漪看看怀表,已经五点了。

陶骧也不罗嗦。他打了个呼哨。白马跑过来,他牵了马缰绳。

静漪走在他身边,看他不时的拍拍马脖子。

她忽然想起他是如何

走出来的时候,有驯马师替他把马牵走了。

“碧全夫妻俩今晚在这里宴请他们的外国朋友。过两日,他们也就南下了。或许我们可以找个时间一起吃饭。”陶骧走出来的时候说。

他将静漪送上了车,站在车边,看着她。

静漪以为他还有什么话要说,他却没说。只是拍了拍车顶,让宽叔开车走了。

静漪坐在后座上,控制着自己想要回头看的冲动。

好像刚刚,他们什么话都说定了,又好像什么话都没说。

可是……她,是真的要嫁了。

“宽叔,直接送我回家。”静漪说。

她的手是止不住的抖起来了,在她回到家里之后好久,才开始抖。

但是她没有哭。

她原以为自己会有一场痛哭给过去做一个祭奠,但是没有。

只是这天夜里,她起来,把那个锦盒扔进了池塘中。

***********

“你是不是疯了?”赵无暇听到静漪说要和陶骧成亲,呆了一呆,立刻叫道。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