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九章 无影无形的光 (十四)(1/2)

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他听见脚步声,转脸一看,是秋薇进来了。舒骺豞匫

陶骧也没起来。

“张妈送姜汤上来了,姑爷。”秋薇拿了毛巾回来,小声说。

“起来把姜汤喝了。”陶骧这才起身。

秋薇过去把毛巾给静漪邃。

静漪擦着头发,见张妈进来把姜汤和粥碗放在床头柜上,束手而立,就说:“我过会儿再吃。”

张妈微笑着说:“少奶奶,可别等粥冷了,回头胃疼就不好了。七少爷就是饥饱不定的,落了胃疼的毛病……”

陶骧正往沙发上坐,听张妈说,便道:“不是小马,一定是阿图多嘴。竽”

“还用谁说么,难道我们下人就不知道了?马副官时常下半夜去厨房要东西呢。”张妈笑着,把盛姜汤的小碗给静漪端过来,“这下好了,以后有少奶奶看着您了。”

静漪只得接了碗,看着陶骧,低声问张妈:“张妈,我仿佛记得先前母亲说过,家里有给我准备衣服?”浴室里既然有给她准备好的浴袍和睡衣,这里就应该有她的新衣服。

“瞧我这记性。少奶奶,夫人还嘱咐过我,让我先跟少奶奶说,四季的衣服都有,就在那间小屋子里。”张妈说着,转身指着浴室旁边的一扇小门,给静漪看过。

静漪便对秋薇说:“去给我拿件衣服来换上。”

秋薇点点头去了。

静漪喝了姜汤,张妈到底又看着她吃了半碗粥才肯下去。静漪想想,这张妈比起她的乔妈妈来,话只多不少就罢了,连这不动声色粘着主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儿竟然也像足了……她擦着头发,暗自琢磨着,沉默不语。

陶骧也沉默,过一会儿,点燃了烟。

屋子里有了这点烟草气,好像就没有那么尴尬了似的。

静漪忽觉秋薇离开的仿佛太久了,看看陶骧正在翻看一份不知哪儿来的画报,好像完全不在意这房间里还有她这么个人似的,悄悄地掀开被子下了地。低头一找竟连拖鞋都没有,她也没在意,小步疾走,恰好秋薇抱着一摞的衣服刚出了衣帽间的门,看到她赤脚踩着地毯,吃惊地叫道:“哎哟小姐,你倒是……”

静漪挥手让她后退,她只得抱着那些衣服回去。

“不知道小姐要什么样的,我挑花了眼。”秋薇老实地把衣服又都放下,搁在衣帽间的长椅上。

静漪看看,中意那套嫩葱绿的裙褂,说:“就这个吧。”

实在是嫌那桃红色的碍眼,也太娇嫩了些。

其实嫩葱绿也娇嫩,要她说不如穿的暗沉些。

秋薇看出她的心思来,说:“那要不你自个儿挑吧?反正衣裳多的是,一天换三套也得一阵子不重样儿呢。”

静漪坐下来,先从内衣穿起,匆匆忙忙地往身上一层层地套。秋薇絮絮叨叨地逐扇橱门打开,不知在说些什么,她满心里都想的是怎么将陶骧从这卧室里请出去,还不会再回来……假如他坚持不出去,那么她……想着这些,手就怎么也系不上钮子。

一急,脸都憋红了。

秋薇过来,替她把纽扣一一系好。

“小姐,你怕姑爷啊?”秋薇低声问道。

“胡说。我怕他什么?”静漪不耐烦,要推开秋薇的手自己系,秋薇却拨开她的手,说小姐就别乱动了不是自个儿系不好嘛,静漪瞪着她,“你要造反吗?”静漪高声。

秋薇吐吐舌尖,说:“好啦,我错了,小姐!”

“你今晚怎么老向着他说话?”静漪抬高下巴,从穿衣镜中看着自己,头顶的水晶灯投下来的光明亮璀璨,她白皙的面孔上瘀痕就像是光芒中埋伏的阴影似的。

“小姐,临来前呢,乔妈妈嘱咐我,时常提点着小姐……”秋薇迅速地看了静漪一眼,见她只管望着镜子,很快地说:“姑爷呢,是小姐在这个家里最亲的人……也是最靠得住的依傍……你看这回咱们被土匪劫走,不是姑爷咱们哪能这么快平安回来啊?可是小姐总不给姑爷好脸色,怕是……哎哟!小姐!”

秋薇摸着肩膀,委屈的看着静漪,跺脚。

“你怎么不说,要不是他,咱们根本就不会被劫走?”静漪皱眉。

“那不就是太太说的,嫁鸡随鸡……”秋薇撅嘴。

静漪看秋薇那样子,说:“你去看看,他还在吗?”

说着坐下去,穿上鞋袜。

“姑爷不在这儿,要在哪儿啊?”秋薇咕哝着,被静漪抬头一看,又吐了吐舌尖,悄悄过去开了门一瞅,回头道:“在呢。”

静漪叹了口气。

站起来,在这小屋子里走了两个来回——当间的玻璃橱柜里,摆着各式的袖扣,领结也整整齐齐地放着……她扶着玻璃柜台面发了一会儿呆。

秋薇催促她道:“小姐,出去吧,总不能在这儿躲一宿……姑爷还能比土匪吓人啊?”

静漪甩手,磕在柜角上,疼的她吸了口凉气。

“小姐……”秋薇给她搓着手。

静漪抬手戳了下她的额头,说:“口没遮拦。”

“可是小姐,这大晚上的,你穿的也太齐整了。”秋薇说完,双手按住嘴唇。

静漪倒笑了,定定神,说:“真想一头栽进床上,睡个天昏地暗。”

她说着真打了个哈欠。看看面前这张舒服的长椅,哪怕是真的在这里躺下去,她也能睡的极香甜……只可惜,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够的。

“七少爷,夫人来了。”外面张妈在禀报。

静漪一怔,看了眼小座钟,已经很晚了,没想到陶夫人这会儿会来。

她往穿衣镜前站了,前后左右的照照,说:“秋薇快替我把头发挽起来。”

她听陶骧说“知道了,你去跟夫人说,少奶奶已经睡下了……”,她推门出去就见陶骧仍坐在那里,见她蓬着头,果然皱皱眉,说:“母亲来了。”

“我听见了,马上下去。”静漪在梳妆台前坐了。

她以为陶骧这就要下楼去,陶骧却起身站在她身后。

秋薇给静漪简单地将头发完成一个髻。

静漪擎着两支发簪给秋薇,从镜子里看着陶骧。

她意识到陶骧是有话要说。

“三哥已经到了。”陶骧说。

秋薇将发簪簪好,站在一边。

静漪手里已经空了,却还擎在那里。

“什么时候到的?”她声音有些异样,只盯着陶骧在镜子里的投影。

“今晚稍早些时候。”陶骧说,“三哥是和三嫂一起来的,安全起见,就住在司令部大院里。三嫂想马上来看你,三哥说你需要休息。明日一早他们过来,到时候再见也不迟。”陶骧说。

静漪站起来,说:“我们下去吧,别让母亲等。”

她从陶骧身边走过去。

金色镶翠的发簪让她乌黑的发髻柔润而富有光泽,只是刚洗过,颈上有几缕发丝不老实地垂下来……她用手指绕了下。

陶骧没走几步便超过她,下楼的时候走的就更快。

静漪看看他宽宽的背影,走的却越来越慢。

听见楼下轻声细语隐隐传来,再转个弯就能看到陶夫人了,她却扶着楼梯站住了,心里一阵发慌。

“小姐?”秋薇叫她。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