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七)(1/2)

陶老夫人看了静漪一会儿,笑着对陶夫人道:“确实是个齐整孩子。舒骺豞匫”

陶夫人笑而不语。

“姥姥,七嫂脸上不会落疤吧?您看那瘀痕还那么深。”骆文佩悄悄地过来,蹭坐在陶老太太身边,眼瞅着静漪说。

静漪抬起头来。

她粉白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晕,紫色的瘀痕阴影似的浮在那里,不闪不避的彐。

陶盛春瞪了女儿,招手说:“文佩又胡说了。还不快给七嫂赔不是?”

“姑姑,这没什么。”静漪说。

骆文佩被她母亲一说,忙过来给静漪鞠了个躬,笑道:“七嫂,对不住了。我母亲说的对,是我说错话。可想着七嫂天仙一样的模样儿,若是落了疤可就让人心疼死了。总有个什么法子快些消了去吧?姥姥说是不是?蜱”

文佩照旧坐回陶老夫人身边去,猴在老夫人身边。

静漪看她鬼精灵儿似的样子,一对眸子闪闪发光,心想这文佩小小年纪,心眼儿却多多的,于是笑着说:“多谢文佩妹妹关心。”

“七嫂不客气。”文佩笑着,看了眼坐在下面的陶骧,压低声音说:“我还想着人人都知道七哥的新娘子是个大美人,若是见了不如相片子上的好看,还以为娶错了人呢,那多不好?”

静漪听着文佩的话,笑而不语。

“文佩!”陶盛春低喝一声,脸已经板了起来。

陶夫人却笑道:“她小孩儿家说的顽话,姑姑何必呵斥她呢?”

“还是舅母疼我。我母亲就会瞪眼睛。”文佩见陶盛春脸色不好,也不敢放肆了。

“都这么大了,只管成日玩闹。读书也不见长进。你倒要怎么好?”陶盛春指着自己身边的位子,让文佩下来,“让姥姥和你七嫂说说话,不准捣乱。”

文佩过去,搂着她母亲,说:“母亲,读书好有什么用呢。您看七嫂,读书大名鼎鼎的好,还不是要乖乖的嫁给七哥。就算从前读了多少书,白费。”

“越说越离谱了。读书哪有白费的?”陶盛春拉着女儿,看看静漪道:“有一样文佩倒是没说错,静漪读书是大名鼎鼎的好。”

“没有的事,姑姑。”静漪忙说。

“怎么没有?文佩和尔宜一般大,都在省立第一女子中学读书。日后你有空,多教教这两个。”陶盛春笑道。

陶老夫人笑着,左右看看,一边是新孙媳妇,一边是孙女和外孙女,满心欢喜的。

静漪被老夫人这样看着,不自觉的脸就更红了。

陶老夫人微笑着,伸手,“静漪,来,再坐近些。”

“是。”静漪轻声说着,往陶老夫人身边又挪了挪。

老夫人身上一股淡淡的果香和花香,伸手握着她的手,她只觉得老夫人的手微微的凉,但手极滑腻,实在是不像耄耋之年老人的手。

她低头看着。

老夫人的手细而长,白皙柔滑,指甲都修剪的极细致,也不像陶盛春手上戴着金甲套,只干干净净的,一手无名指戴着一只翡翠戒指,另一只手上有一粒钻石……静漪只顾了看,听到老夫人问她话,才红着脸抬头。

“奶奶有护手的秘制药方,七嫂。”尔宜看出来,说。

陶老夫人便道:“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因要弹琴,手要护好。久而久之便这样了。你婆婆、姑姑和姐妹们也都这样养着。”

静漪点头。

她忽然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动,便侧着脸看了看,并没有。

她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便再收了下脚,。

陶老夫人慢声细语地问着她话,她一一作答,只是心里有些不安定,忍不住要留意脚下。

过了一会儿,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裙摆动了一下,裙下似乎真有什么东西。

她一惊,当着老夫人,不好流露出来,只得忍耐着,还必须集中精神听老夫人说什么,就不禁身上出了汗……她偷眼看看陶骧。他正在同陶夫人和姑母说着什么,并没有看她。

秋薇发现她神色不对,却不得要领。

“……爱吃什么,只管和厨房说……”陶老夫人叮嘱着静漪。

静漪忽觉得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一下子搭在了她的小腿上,腿上一阵酥麻,终于是忍不住,说:“奶奶,对不住……”

陶老夫人见她脸色都变了,话还没说完便提着裙子站起来,就差没有尖叫了。

一屋子的人都被她的举动弄的愣住。

静漪低了头,脚下还是什么也没有。

陶骧见她忍耐着,一脸的尴尬和犹豫,抓着裙摆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先站起来问道:“怎么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