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八)(1/2)

静漪起身送了婆婆和陶骧出去。舒骺豞匫

她过一会儿回来还不见尔宜文佩她们,不禁有些记挂,轻声地问陶盛春:“姑姑,八妹和表妹她们呢?”

“刚刚让丫头来说一起去二少奶奶那里看瑟瑟了。她们风一阵雨一阵的,随她们去吧。在这里倒闹腾的咱们说不成话。”陶盛春微笑着说,“看了你呢,我就更羡慕文静的姑娘家。我们仁佩还好些,文佩完全像个假小子。”

静漪想,其实她倒喜欢尔宜文佩的率真恣意,就是这个年纪该被宠爱着甚至宠坏的女孩子。她从一个对女儿的教育严苛到极致的家庭里出来的,虽知道譬如从前旗人家里,姑奶奶地位尊贵,简直是说一不二的,待看到陶家姑奶奶们的架势,才能领会到十之一二的气派……也许是从她淡淡的笑容里看出什么,陶老夫人问:“静漪会骑马吗?”

静漪摇头彐。

她看着老夫人手臂上,那只吃饱了正在打盹儿的袖猴,软绵绵的。

“那怎么行!”陶老夫人扬起眉,说:“陶家呢,就算是女人,也个个儿善骑射。如今不但是要上的马,还要打得枪。如今我也是上了年纪,不然一定要亲自教导你。尔安尔宜姐妹从幼时便学,你大嫂二嫂虽然不精于此道,也是会的。日后闲了,让尔宜陪你上课。”

“是,奶奶。我一定学会骑术。”静漪答应蜱。

“骧哥儿骑术是祖父亲自传授,从来都是好的。你也不能比他差了。”陶老夫人笑着说,“他在家的时候少,还经常泡在马场。听说新近有人送他一匹好马,还没驯服呢。”

此时已近黄昏,静漪听着陶老夫人和缓的语气讲着陶骧的爱好。

她记得那也是一个黄昏,有一匹自由精灵似的马,她和陶骧就那么把一切都说定了……她手指缠在一处,忽然间觉得绞痛。

似乎是等着没有了旁人,陶老夫人才趁着女儿离开的片刻,问:“还疼吗?”

静漪愣了楞,陶老夫人已经戴上了老花镜,手也触到她面颊。

她轻声说:“奶奶,我不怎么疼了。”

不知为何一边觉得窘,一边眼眶就发了热,也不敢看老夫人的眼睛。

“回头我让人送药过去给你。这药用来消肿化瘀最好。你且好好养着,汤药记得按时服用。这些你婆婆自然会安排,我不过白嘱咐你。”陶老夫人摘了花镜,依旧靠在靠枕上,望着静漪。

仿佛一幅安静的画卷,这孩子看着就让人心里熨帖。

她微笑了下,端起茶碗来,又想起来,说她真是健忘,竟然忘了给见面礼,这才让金萱把一个锦囊取了来给静漪——是一对翡翠镯子,通体嫣红,晶莹剔透。她亲手给静漪戴上,说:“听姑姑说你肤色白,我就想着这个你戴着准好看——怎样?”她见女儿回来了,托着静漪的手,有些得意地让她看。

陶盛春故意道:“是,母亲的眼光还有差嘛?静漪好好戴着吧,奶奶一早支使我找了好久才翻出来的压箱底的宝物呢。”

“谢谢奶奶。”静漪拢了镯子,并不扭捏作态地推辞。她虽不喜华丽装饰,这对翡镯却颇让她心生喜悦。

陶老夫人笑着点头,又让金萱把另外两样东西给打开,不过是一个竹雕笔筒和一对青铜镇纸,皆出自名家之手,且又是用得着的,静漪就真心的高兴起来。

“我琢磨着,这些个女孩儿里,也就是给你收着好。”陶老夫人笑道。

“老八又该吃醋了。”陶盛春打趣道。

“这些小玩意儿还有一些的。老八用得上,也拿去用。只是你看她,虽是喊着想去读中国文学系,我倒觉得若是大学堂里有中国武术系,她更能胜任些。”陶老夫人说。

陶盛春正拿起一碗茶来,听到母亲这么说,手一歪,一碗热茶险些浇在了静漪的裙子上。

笑声把袖猴都惊动了。它跃起,蹲在小炕桌上四处张望。

“哎哟,你看看你!”陶老夫人责怪女儿。

静漪也觉得好笑,拿了两颗松子,剥了去喂给袖猴。袖猴仍有些认生,并不立即就取食……陶老夫人和陶盛春望着这一幕,都若有所思。

隐隐约约地听到外面似是一层一层地往里传话,陶盛春说了句:“是不是来了。”

果然不一会儿陈妈进来说:“程家三少爷和三少奶奶来看老太太了。已经到了门外,老爷太太,二少爷七少爷一同陪着来的。”

静漪就见陶老夫人坐直了,将袖猴交给身边的侍女。片刻之后,她再抬头,便完全没有了刚刚那舒适悠闲的态度。

金萱过去扶着她站起来。

静漪略往后站,跟在陶盛春之后随着陶老夫人出了卧房门来到正屋。

陶老夫人刚坐下,陶盛川就先进了门。

静漪一眼便看到了跟在公公身后的三哥之忱。紧随其后的是三嫂索雁临。

之忱明明没有看她,她却觉得三哥进门的第一眼,那如电如炬的目光首先就锁定了她似的,让她不由得不提起精神来。

等屋子里涌进来的这些人终于在一番礼让之后,逐一落座,静漪才上前去见过了她的兄嫂。

程之忱还罢了,索雁临握了静漪的手就将她拉到身边来坐了,虽也不说什么,就是不肯让她离开。静漪便安然地在她身旁的位子上坐了。听着陶老夫人和三哥说话——三哥措辞得体,言谈间亲切却不失分寸……她有些出神,被索雁临握着手摇了摇,才对她微笑。

陶老夫人留索雁临在内堂用晚饭,雁临也便留下来。

晚宴上索雁临风度极佳,陶老夫人和蔼可亲,陶夫人和陶家姑姑、几位少奶奶和小姐也都极得体,这顿晚饭便其乐融融。

静漪心想单只看这时候,真再也没有更加和乐亲近的亲家了。

只是她中午吃的米仿佛还堵在胃里,晚饭又勉强吃了些,越来越觉得难受,所以当陶老夫人提议她带三嫂去看看她和陶骧的住处的时候,她从心里感激老夫人的体贴……哪怕老夫人是刻意这么安排,让她和娘家嫂子有单独相处的时间,她也觉得感激。

索雁临同静漪一路上都没有说几句话。坐在轻便马车上,她也只透过玻璃窗子,看着华灯照耀下的陶家大宅中或宽或宅的巷子。直到在琅园门口下了车,她看到这所崭新的小洋楼,目光中才有了一丝松动,说:“还是花了些心思,让你们婚后住的舒服些的。”

“三嫂请进来……”静漪请她进门。

索雁临的目光停在静漪的面颊上,片刻之后才挪动脚步。

静漪吩咐张妈去煮咖啡,回身就见三嫂径自走到那架钢琴前了。

索雁临摘下手套,将琴盖打开。一根手指按上去,琴键润润的,触感十分的好。她低声称赞,道:“好琴……静漪,过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