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十二)(1/2)

陶骧穿着黑色的骑马装,在赛雪的映衬下,黑白分明,耀目生辉。舒榒駑襻麒麟儿穿着火红的小袍子,简直像雪地里一颗珊瑚珠,随时会滚落下来似的可怜可爱。

符黎贞似乎是产生了一点点的幻觉……她怔怔地看着赛雪跑近了,陶骧怀里的麒麟儿兴奋的小脸儿通红,对着她又笑又叫,像得了什么宝贝要和她炫耀似的。

她微笑。手里拿着帕子,对着儿子挥挥手。帕子飞扬起来,一角搔到她的眼。她揉了下眼睛。

“娘!”麒麟儿站在马鞍上,几乎要跳起来。

符黎贞看的心惊肉跳,想张口喊一声,却见陶骧一手控着缰绳,一手牢牢地抱着跳怂的麒麟儿,忍着没有出声彖。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对叔侄,直到他们来到近前。

陶骧把麒麟儿交给图虎翼,下马来。

符黎贞拉过蹦蹦跳跳的麒麟儿,说:“还不谢谢七叔?邳”

“谢谢七叔。”麒麟儿高高兴兴地说。

符黎贞给他擦着脸,说:“麟儿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还是要多多运动。”陶骧弯下身,说:“等到天暖和了,麟儿去七叔那里游水。七叔教你。”

麒麟儿抬头看看母亲。

符黎贞攥着他的小手,说:“麟儿七岁前要过水关,不能近水的。”

陶骧看着麒麟儿脸上的神色,显然这孩子还不知道什么是“过水关”,但是已经知道他母亲不让他跟着七叔学游水了,就像不能吃到期待中的朱古力一样,他眼睛里有一丝失望。

陶骧说:“我倒忘了这个。”

“等明年生辰过了,再让他跟你学游水吧。”符黎贞轻声道。看看时候也不早了,说:“我们得回去了。”

陶骧知道她要照顾长兄一日三餐。虽因此不用到前面一家子人一同用饭,每日也辛苦的很。

“我要和七叔再玩一会儿。”麒麟儿对他母亲说。

符黎贞却没有理会麒麟儿的要求,示意老仆将麒麟儿背起来,转而对陶骧说:“那么我们先走。”

陶骧见大嫂又是清冷淡漠的样子了,知道她平常多是如此的,也不觉得怎样,请他们先离开。倒是看见麒麟儿舍不得走的样子,他笑了笑。

符黎贞走了几步,侧身看看陶骧,问:“七妹还好吗?”

她问起静漪,陶骧点头道:“还好。多谢大嫂关心。”

符黎贞转身,说:“那就好……七妹伶俐,只是这陶家的媳妇,并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呢。”

陶骧见她淡然的面孔上有浅浅的、稍纵即逝的笑意,仿佛只是被蝴蝶扇了一下翅膀那样的微风掠过。

他沉默间,符黎贞迈着轻缓的步子走远了。

符黎贞走着,跟在她身后的侍女小柏小声地说:“小姐,您不是想跟七爷说……千万别说呀。七爷刚娶了亲呢。”

符黎贞微笑了下,说:“我什么也没打算说呀。明儿是他们大喜的日子,我这会子说了,不是给他们添堵,也是给他们找不痛快。又不关我的事,我何必呢。”

小柏看看她脸色,说:“也是。我看姑爷和小姐都挺喜欢这个新来的少奶奶的,小少爷也喜欢。从来没见小少爷跟人见了一两面就那么亲近的……七少奶奶那日说,多谢姑爷替她和七爷篆刻的印鉴,说喜欢的很。”

符黎贞听着小柏说话,望着被老仆背在背上的儿子。

小柏说的是那天的事。那天陶骧夫妇在时,陶骏看上去心情还是好的……后来他们走了,他也同她也说了好些话。她在一旁听着,看着他摸着白狮的头。

他们离开,白狮罕见狂吠,他狠狠地戳了下白狮的脑袋。

那么狠,吓的她急忙把麒麟儿眼睛捂了起来。

只是瞬间,他好像又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姑爷说七少奶奶不知哪儿像咱们家二小姐,我怎么看不出来……”小柏说。

符黎贞冷淡地说:“非要说哪儿像,大概就是命不好这点儿像。”

小柏被她说的话吓的目瞪口呆。

回过神来意识到这都是自己引出来的话,更加的不知所措。

符黎贞却觉得痛快了似的,走的更快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