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八)(1/2)

她心一提,看清楚白狮四肢还在颤动,知道还活着。舒榒駑襻只是看到毛上沾了鲜血,让人不忍卒睹。此时陶骏已经让人备下了一桶水摆在下面,想必是打算把白狮呛死的……她忍不住脚下就有些磕绊。

符黎贞大约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她进门下台阶越发从容不迫,穿过院落向在檐下轮椅上坐着的陶骏走去,说:“大清早的何苦来发这么大的火?福顺呢?你伤到哪里没?”她上前去握了陶骏搁在轮椅扶手上的手,被陶骏推开。

她站起来,手收进袖筒里,看着他。

陶骏森冷的目光在看到静漪的时候变的稍微温和了些,听着静漪叫他大哥,他略点了点头。

“这个畜生,日常就有些古怪脾气,今天竟要伤人了。再留着,难免是祸害。”陶骏语气极淡妃。

在静漪听来,简直像是融化的雪水似的,清澈透明。又不知怎的,这样的语气,说出来的话,杀气腾腾。

她看向符黎贞。

符黎贞倒镇定,说:“就是杀了也没什么,只是别动气。让父亲知道,倒说你不知保养……艋”

陶骏沉默着,忽然喊了一声:“福顺!”

静漪就看到廊下阴影中站出来一个青衣汉子,正是上回见过的陶骏亲随。此时他裤脚处被撕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露着棉花,沾着血迹,只草草地包扎了下。他听到陶骏唤他,无声地过来。

“去吧。”陶骏轻轻吐出这两个字来。

静漪便觉得他此时已经怒极。

她心里着急,想劝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眼看着福顺领命下来要去处置白狮,她急的手攥着衣袖……被吊着的白狮似乎是知道自己就要被处决了,徒劳地挣扎着,身子在空中旋转。

符黎贞也看着,淡淡地说:“虽说白狮伤了人,你倒是要跟个畜生过不去么?”

她话音未落,静漪便看到陶骏手中不知何时多了那么一支拐杖,冲着符黎贞便打过来。静漪掩住了嘴巴,就听到一声闷响,她以为这一下准打在了符氏身上,不想却是抽在了廊柱上。

院子里所有的人动作都定了格。

陶骏和符黎贞都白着脸。

“滚!”陶骏说。

符黎贞勉强一笑,说:“你这是干什么,倒要我滚去哪里呢?”她说着上前,被陶骏用拐杖指着。

两人就在廊下这样对峙着,气氛紧绷的没人敢出声。

静漪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突然间一声啼哭从屋内传出来。她从来都怕孩子哭声,此刻听到竟松了一口气。果然符黎贞说着“你发这么大脾气,吓着麟儿可怎么办”。她一行说,已经转身进屋去了。

陶骏这次没有为难她,却转眼看着静立在阶下的静漪。

静漪看了眼白狮,说:“大哥消消气……”她琢磨着该怎么婉转提出让陶骏饶过白狮。毕竟是一条性命。

“这狗是老七带回来的,七妹在这儿,我就不专门打发人去告诉了……”陶骏说着,嘴角抽搐了下。

静漪一怔,起初以为自己看错了,紧接着陶骏嘴角又抽搐了下,眼看着陶骏眼珠定住了似的,盯着她只是不动。她立时觉得不好。

“大哥?”静漪叫道,陶骏仍是不动,她提着裙子上台阶,“大嫂快来!”

此时陶骏全身抽搐着,发出可怕的怪声。没有腿的身躯像个沉重扭曲着的包袱似的从轮椅上滚落下去,在地上仍扭动着,仿佛被截断了尾巴的蟒蛇一般。只那么一会儿,僵直了身子乱抖。

静漪眼瞅着他口吐白沫,知他癫痫发作,已经来不及再等其他人帮忙。她急忙将他的头扶稳,一摸身上也没有手帕,索性将衣袖一拉,伸手让陶骏咬住。

“辔之!”符黎贞扔了麒麟儿在一旁。

福顺也过来,只是静漪处理得当,他们都不便再插手。

静漪只觉得手上被铁钳镊住似的,简直皮肉都要被撕扯了去。她强忍着……又没有立时可用的药物,她只等陶骏这阵剧烈的发作过去。

她挥着手让人让开,看着陶骏狰狞的面孔渐渐恢复了些,紧咬着她衣袖的嘴巴也松了些力气,才抽出手来,“把大少爷送进去。”

符黎贞显然是经常应对这个局面,她在福顺将陶骏抱起回屋的时候,对静漪轻声说了句“辛苦你了,七妹”。

静漪点头,不再上前帮忙。

她好一会儿仍跪在廊下冰凉的砖地上,陶骏刚刚那狰狞的面目、扭曲的样子,还历历在目……耳边有抽抽噎噎的哭声,很低。她抬头才发现缩在门边的麒麟儿,正望着她抹眼泪。

她招手。

麒麟儿挪过来,一脸的泪痕。

“不哭……爹爹没事……”静漪只好用那只干净的袖子给他拭泪。

这时候院子里就剩下了他们俩,旁人都已经跟着进去伺候陶骏了。

“小婶婶,”麒麟儿抽噎,看着她,抬手一指,“小婶婶救救白狮……爹爹要打死它了……”

静漪这才想起这一团糟中还有个白狮。

她看了抽噎着的麒麟儿一会儿,嘘了一声,说:“麟儿别哭哦,小婶想办法。”

她站起来,麒麟儿捏了她的裙子,跟着她往紫藤架下去——拴着白狮的铁链子绷的紧紧的。静漪查看下,白狮张着嘴,流着口水,一副惨样……她又觉得白狮可怜,又忍不住生气它闯祸。转眼看见铁链子被皮绳系在一旁的紫藤上,是个活扣,想来刚刚福顺只要一拉这个扣子,白狮就一头栽进水桶里,活活被呛死了……她一念至此,使出力气来将那只大木桶推到一旁去,把活扣一拉,白狮便重重地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麒麟儿跑过去,揉着白狮的头,又抽噎。

比起救人来,静漪还是有些怕这个庞然大物,磨蹭着过去,就见白狮一对微红的眼睛翻了个白眼望着她——静漪一巴掌拍在白狮的屁股上,说:“装死,还不快跑!”

白狮被她一拍,挣着翻身起来。

静漪便看到廊下人影一晃,有个婆子端了铜盆出来,急忙拉起铁链子。那婆子分明看到她,却也没出声,只是往旁边一转便走掉了……静漪拉着白狮走出谭园,心猛跳着,像藏了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

裙子又被扯住了,还是麒麟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