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十)(1/2)

玻璃碎片和酒液四溅开来。舒榒駑襻

静漪怔了怔,说:“抱歉。”

她看了看手中仅剩的杯柄。手伸出去时并没怎么用力,不知为何竟碰碎了杯子。

“碎碎平安。”索雁临反应最快,微笑着说。

陶骧吩咐人快些撤了桌子,索雁临则拿了手帕来给静漪擦着手。静漪丢了手中仅剩的那个杯柄,微笑道:“我自己来吧。妍”

“小心碎片。”雁临提醒她。她看静漪接了手帕拭着手上的酒,发现不对劲,扯了静漪的手过来,撸起衣袖立时便发现她手上的淤青。一反一正,狭长的两道青紫。她盯了静漪。

“被门挤到。”静漪从容地说。

陶骧和之忱同时皱了下眉悫。

尤其是陶骧,他刚要开口,静漪转脸对他微笑道:“没关系的……在家要敢那样把门弄出声音,我娘会罚我跪的。”她后面的话是对之忱说的。

之忱看着她含笑的眼睛,说:“帔姨对你有时太过严厉。”

“现在是想她教训我都不成了。”静漪将袖子整理好。

席面重新换上,静漪见他们都有些不自在的样子,反而笑道:“这回得是我这个最不会喝酒的祝酒了呢。”

面前的酒杯已经斟了葡萄酒。

静漪拿了杯子在手里,说:“我既不会喝酒,也不会说话……这杯酒,我同牧之敬三哥三嫂。”

她一手搭在陶骧手臂上,对他笑笑,很痛快地将酒喝了。

然而这顿饭就此开始别扭起来。倒只有她不停地说笑。

陶骧是见识过她的酒量的,知道她这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只好配合着她说笑……适时地提醒她三哥和三嫂是明天上午的飞机,最好让他们早些回去休息。

之忱在雁临上车后,站在外面看着妹妹。

陶骧站的稍远些,知道他们兄妹需要单独说几句话。

之忱将礼帽戴上,问静漪道:“手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倒想知道什么样的门能把手挤成这样。”

静漪抬眼。

三哥的面孔在门前的灯下清晰极了,只有眉眼被礼帽檐投下的阴影遮蔽着。

她轻叹了口气,说:“瞒不过三哥。个中缘由,不便对三哥细说。三哥不必多虑,只是小事,我应付的来。”

之忱说:“有什么事需要我,随时都可以找我。”

“暂时想不出会有什么别的事得麻烦三哥。只有一样,三哥,我与牧之如今是一体的。他有事,我才有事。”静漪在微笑,嘴角上翘,一副笑靥真是美艳不可言表……她伸出手臂来,拥抱下之忱,低低地,她在之忱耳边说:“三哥,保重。”

她一步撤后,弯身对着车内的雁临挥挥手,再撤后几步,虽是望着之忱的,人却已经站到了陶骧身前。

之忱转身上了车。

静漪不待车走,也转了身。

她听到有人喊七少,陶骧并没有跟上来,进门转身时看到陶骧身边站了两个人。那身影暗而黑,她不认得,也不想认得……

陶骧进去时,静漪正将酒瓶中仅剩的一点酒倒出来。她手抖,还撒了一些在外头的。她看了看杯中,将余下的酒一饮而尽。

她今晚其实没吃什么东西,酒喝的倒急。

陶骧没阻止她。桌上已经没有酒可供她挥霍了。

丛东升候在一旁,电话响起时他接了请陶骧去听。

是陆岐问他明晚舞会的事,陶骧看了静漪一眼——她依旧是背对着他的,说:“当然去……说好了的……可以。当然可以。”他说着笑了笑,挂断电话。

静漪回了身,戴着手套,说:“舞会我不能去,你恐怕得另选舞伴出席了。母亲说这些日子我不方便出门见杂人。”

陶骧未置可否。

她想他反正是不愁没有舞伴的,倒真不是非她陪同不可。

丛东升问七爷和少奶奶今晚是留下还是回府,陶骧还没有回答,静漪就说:“回府。”

陶骧从女佣手里拿过她的裘皮大衣,亲自给她打开。

静漪看他,转身穿了,说了声“谢谢”,先一步走出了房门。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