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45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 的画 (十四)(1/2)

陶骧和之慎同时一怔,就连刚刚从隔壁房间出来的杜氏也是心头一紧,忙问了句:“怎么?”

里屋房门一开,翠喜慌乱地跑出来,说:“太太不好了……快叫大夫……”

杜氏忙吩咐人去,自己定了定神,走了进去。

这些日子来她几乎是衣不解带地守在这里,原本已经是极为熟悉的房间,此时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屋里所有能开的灯都开着,正亮如白昼。她竟觉得刺目……更刺目的是床边跪着的静漪。

僵直着身子的静漪,听到人进来也没有反应辶。

她只是握着宛帔的手。

宛帔紧闭着眼。

杜氏眼里一热,泪滚下来,她伸手扶着静漪的肩膀,说:“漪儿……澌”

细碎的脚步声接踵而至,两名医生赶到了。

静漪却伸了手臂拦着,说:“不用了……别让她受罪了……求你们了……”

杜氏叫道:“漪儿,你父亲还没回来……”

“此时不来,也就不必来了。”静漪站起来,回身说道。

“小十!”杜氏脸色一变,喝道。

“母亲。”之慎低声,示意医生快些上前。

静漪僵着身子不动,陶骧硬是将她拉过来。

静漪没有再反对。她看着德国大夫那透明的针管插进宛帔细瘦的手臂上,那只手刚刚还被她握在手中、还会艰难却温柔地摸着她发际的胭脂痣……她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陶骧将她拉的再远一些,轻轻地将她的头拢过来,靠在他胸口。

杜氏见状悄悄地屏退左右。

“老爷来了……”

伏在陶骧胸口的静漪听到这一声通报,猛的抬头,正看到父亲走进来。

杜氏站在门口,对程世运摇了摇头。

陶骧见程世运一身黑衣,原本就瘦削冷峻的面孔,此时看来越发的瘦削冷峻。他显然是刚刚换过衣服,黑衣纤尘不染,除了手上拿着一本册页,再无他物……而且他进了门,除了与杜氏交换过一个眼神,并没有再看屋子里的其他人,包括静漪。

静漪转身看着父亲,眼神冷的简直要冻住人。

杜氏发觉,陶骧也发觉。

程世运挥了下手。医生们首先退了出去。

陶骧硬是将静漪带出了房间。静漪眼看着房门在他身后被合上,清醒过来,立即就要回去。

陶骧拉住她,低声说:“你给父亲一点时间。”

静漪水汪汪的眼,眼白似是被染红了,而且越来越红,呼吸急促,显见气息是在被她强制性地压住,才没有在这个时候爆发……她没有动。

陶骧说:“还有很多事要做,你冷静下。”

“我没法冷静……我娘……”她开口,一转身对着房门,她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形,越是看不到,心里越痛苦,“这个时候,还有什么用……”

“他们毕竟是夫妻,静漪。”陶骧终于说。

静漪的肩头松了一下,只有一瞬。

陶骧就见她藏青的袍子闪着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静漪终于忍不住,闯了进去。

没人跟着她进去,她脚步慢的,仿佛是要一步一个脚印。

父亲端坐在母亲床边,一动也不动。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