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60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十一)(1/2)

静漪走过去。

陶骧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也许是衣裳上沾了什么,总之极淡……他看看她。她脸色还是红馥馥的,脸上微微有笑意,目光中也有试探,稍纵即逝,还是被他看出来。

“急着找我什么事?”陶骧点了支烟。

“并没有着急……还是听珂儿来说你今天回来。”静漪听他这么问,就问:“边走边说?”张妈刚刚提醒她时候不早了,该去老夫人那边用晚饭了。她特意挑了件合适的衣服,看上去得稍稍隆重些,毕竟很久没有参加这样的聚会了。

陶骧眯了下眼,烟气朦胧中,看了她说:“先说吧。”刚洗过澡,身上松快清爽,他动都不想动辶。

静漪坐下,下意识地扯了下领口。有点热,也许她真该把夹袄换了……这时节还这么穿的,大概也只有她了。

她待要跟陶骧说,忽然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等张妈悄悄地把药碗收拾了下楼去了,她已看到他眉头微皱似乎有不耐烦之意,到底又想了想才说:“是有点事要和你商议……”她便把事情的经过跟陶骧一一道来澌。

她说的慢,陶骧也没有打断。

他慢慢地抽完了那支烟,手就扶在沙发扶手上,听她说下去。

“……我想着,事已至此,想个好办法解决了岂不是更好?难道真的又打了孩子、又撵了大人?这让草珠以后怎么活?冬哥是个挺机灵的小伙子,不如就让他们成了亲……”

陶骧看了她一眼,静漪就顿住了。

她也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点儿牵强。把事儿拖到这地步,还机灵呢……棒槌还差不多。可她要想让陶骧给出主意,这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广叔手下的那个冬哥?”陶骧问。

静漪点头道:“是。正是哈总管手下,就有点……他刚正耿直,知道手底下得力的人犯这样的错,处罚必定更严厉。要说东哥也该惩戒。可家里培养一个两个用得上的人也不易。要不是他实在犯难,也不至于拖成这样,瞒不住了才……能不能拜托你在哈总管跟前儿求个情……”

陶骧一抬手,静漪住了声。

他喊了一声“小马”!

马行健在下面答应着立即跑上来,问道:“七少,什么事?”

陶骧阴着脸,说:“带人去把冬哥儿给我绑了来。”

“是!”马行健也不问什么事儿,二话不说就要走。

“这……陶……”静漪一着急,差点儿又连名带姓地叫陶骧,被他扫一眼,她急忙收了口,“早知道不和你说了。”

“小马回来。”陶骧看着静漪。

“是,七少。”马行健又回来。

静漪刚要松口气,就听陶骧说:“先抽五十马鞭。扔那里,等着发落。”

“遵命,七少。”马行健脚后跟磕的啪的一声利落清响,噔噔噔下楼去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