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五)(1/2)

静漪后退半步,仰脸看他。舒殢殩獍

陶骧不管,手中毛巾半湿不干的,拧成了麻绳似的,挂在她颈上。

她黑色的蕾丝礼服,密密匝匝的,肩颈处,隐隐约约地透露着肉色……那是能黏住人目光的诱惑。

陶骧眸色在加深。

“难道你以为,多了什么别的女人,你就可以不用履行太太的责任了?”他低声问骅。

“那倒也不是……”她也低声,轻轻转了转颈子,“可是,那样的话,我不就可以,去做点我想做的事了?”

“比如呢?”他问。

“回去读书?”她轻笑着。似乎自己也知道这是个很好笑的笑话,说出来,眉眼也弯了、嘴角也翘了……“这个条件如何?我帮你达成你的愿望,你帮我实现我一个小小的心愿……至于其他的,当我还是你太太,分内该做的,我都会做好的。坯”

陶骧收了下毛巾,静漪就又离他近了些。

“这想法有趣的很。”他说。

“有趣么?”静漪笑呵呵地,摇着头,抬手抓住毛巾的两端,使劲一用力,就将毛巾抽了出来,“你……好好考虑一下。”

陶骧往前走了一步。

她一身酒气和水汽,可能正在发烧,酒气暖暖的随着水汽蒸腾起来,她的脸上都烧的发红。

他抬手要摸她额头,被她趁着转身躲开了。

她边走,边说:“我好的很……不用担心我说的是胡话。我也没醉,这不是醉话。我说的每一句,都不会反悔。”

她走着,还是觉得头晕,地板上那小方块拼出来的图案,七巧板似的会变换位置……她身子往一边斜靠,一伸手触到百宝架。

她摸了摸那木架,回头看陶骧。

陶骧与她不过半步,她得往后仰一仰身子,才能把他的样子,尽收眼底。

他很平静,不像她,晕头转向间,心里烦躁的恨不得抓个什么东西乱摔一气,好出一出今晚郁积在心头的腌臜气……她歪了头,边退边说话。

陶骧看她那脚步虚浮,若烟若柳般的身姿仿佛一手就掐的过来,目光却像淬着火的剑。

他眯了下眼。

静漪看到,呵呵笑着,抬手遮了他的眼。

“……还有呢,若是哪一个不好进陶家门,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有个小公馆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你听说了么?今晚上那些无聊的人,在说,陶骧带着女人上天……真讨厌,这有什么……段奉孝,段二哥……那时候认得了一个交际花,段老太太不让他娶进门,他就……对外说,那是他的私人秘书……私人秘书,女儿生了,一个两个的,都抱回大宅去养……”她断断续续地说着,“这样的也不是不好,只要待你有情有义。不是不好……陶骧,最好还是不要那种特别复杂的女人吧,身份背景,深的摸不透……你说呢?”

陶骧听她说到这里,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的耐性,她像个醉猫一样,险些就要随便在哪里就卧倒、缩成一团了。

静漪在楼梯边站下,深深地吸着气。

走的真累,她扶着栏杆,回头看陶骧。

“你别生气,我不是成心招你难过的……”她说,“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难受……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

“那就先别说了。明天如果你还想说,我们再说。”陶骧说着,就想拉她上楼。

“我自己走……”静漪甩他的手。

陶骧正和她的蛮力较劲,忽然听到电话铃响。他们俩同时怔了怔,静漪用力过度,险些闪了出去,陶骧急忙拉住她。听得楼上一阵脚步声,陶骧看到陶驷往楼下探身一瞧,看到他们,大声说:“老七,文谟出事了。”

静漪眼看着陶驷快步下楼梯,紧随其后的是雅媚和尔宜。她们的衣服都还没换,显然刚刚都在楼上……陶骧扶着她,问陶驷道:“出什么事了?”

“司机开车快了些,在前面路口翻了车。人现在就在附近的海总。我们过去看看。”陶驷说。

“好。我去通知白伯父。”陶骧答应着。

“我刚打过电话了。走吧。”陶驷说。

雅媚已经下来,说:“你们快去吧。家里有我呢。”

陶骧看看静漪,跟着陶驷下了楼梯。他步子反而比较快,几步便超过了陶驷……静漪站在那,一转脸看到雅媚。

她目光有些呆滞,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她还没有弄懂。

雅媚叹口气,说:“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

她叫虎妞下去吩咐厨房准备宵夜,自己和秋薇要扶静漪。静漪不让,说:“你们别拿我当醉鬼看。”

她说着,推开她们。

“静漪!”雅媚叫她。

尔宜正往下走,听到雅媚这一声都止住了脚步。

雅媚抬眼看她,说:“尔宜,你去拧把热毛巾来。”她说着,硬是将静漪拖着上了楼,将她摁在沙发上,先拿帕子给她擦着脸,“你要好好儿的,谁拿你当醉鬼?”

静漪被她说,心里倒反而安定些了似的。

雅媚在一旁坐下来,等尔宜过来,把热毛巾递给静漪,才说:“擦把脸,吃点东西就去睡觉。睡一觉醒了,有什么话好好儿跟老七说。”

尔宜抿着唇,看静漪将热毛巾敷在脸上,便指了指自己的房间,对雅媚示意。

雅媚点点头。尔宜走开,她看了秋薇,轻声说:“秋薇,去收拾下床铺,等下让你家小姐就睡的。”

秋薇见她在这里,自己也放心,忙答应着去了。

雅媚揉着静漪的肩膀,说:“你呀,真让人担心。”

静漪将毛巾拿下来,脸被热气蒸的微红。倒像是哭过了似的,带着鼻音说:“对不住,二嫂。”

“究竟为了什么?今儿一晚上都好好儿的,怎么回来就不对了?”雅媚也并不绕弯儿,直问静漪。

静漪摇头。

虎妞带人上来送夜宵,雅媚见她不想说,也不好再拿话逼问,打发了下人们离开,亲自看着她吃点东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