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四)(1/2)

符黎贞自然是一再道谢,陶骏虽言语不多,也很高兴。舒殢殩獍麒麟儿是由衷高兴的,扯着她的手说这个说那个,要符黎贞把他拦住,才放静漪走。

静漪离了谭园,先去了陶夫人房里。

陶夫人看到她有些惊讶,问她:“怎么不迟些起来?且嘱咐你等歇过来再说。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

静漪也知道时候还早。但是过来,陶夫人就已经在正屋里开始处理家务,可见每日在去老太太那里请安之前,她就已经开始忙碌。静漪平日对婆婆总有些敬畏,此时见她操持家务辛劳,未免又有些同情和心疼之意。不过陶夫人一贯严肃有加,静漪也便没有表露太过。

“那就帮我写几个字。”陶夫人说着,给静漪指了指桌上的一个簿子。她教着静漪该写什么、怎么写缢。

静漪一一帮她记录了。她在家时就偶尔要帮杜氏记账,陶夫人的这个账本规格内容都有些不一样,大约记了也只有她能看得懂。

陶夫人看了看,笑道:“到底是你逆行仙途全文阅读。”

静漪笑笑炳。

陶夫人把簿子收了,带静漪去陶老夫人那里。她看静漪是步行来的,就嘱咐她以后乘轿、免得累着。见静漪只是答应,又道:“横竖分派给你们的人手,不用也是白搁着。你们年轻人,比如老八,就不喜欢这样老式的做派。我想着你身体还未复原,行动小心些,不要累着。等养好了,你若不喜,这一样蠲了也未为不可。”

静漪不乘轿,是有着借机多走动当晨运的意思。她本想说这就蠲了这一项也好,忽想到符黎贞行动就要乘轿的,也就沉默不语。只是她的反应,陶夫人看在眼里。静漪细致,陶夫人有所领会,倔强这一样,她此时也看的出来。还好静漪懂得顺从她的意思,绝不肯当面顶撞她。

“静漪,老七顾不上照顾你,你可有怨言?”陶夫人与静漪一同乘了轿子,问道。

静漪刚刚坐稳,便听婆婆如此一问,怔了下,说:“没有的,母亲。”

“我想你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不过还是想你多体谅老七些。再者,我也说过老七了。同妻子过生活,不同于带兵打仗;磕磕碰碰时时会有,若总是照着他那股子横劲儿,恐怕谁也吃不消。”陶夫人说着,看静漪。静漪料到回来之后婆婆也许会与她谈一谈,只是没想到真的同她谈了,她竟不自觉地开始发慌。陶夫人看她不言语,继续说:“老七呢,我是已经教训过了,再来说说你。往后有什么地方,老七强着你了、让你难过了,来和我说。我做不了主的,还有老爷。老太太如今生不得气、伤不得心,一旦病了可不得了的。”

静漪半晌不语。婆婆这些话说起来都合情合理。分明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可她听着怎么都有些难受。又说不清楚到底怎么就难受了……还好只一会儿,就到了萱瑞堂。

陶夫人也并不是想要她说什么,下了轿,就自管先上台阶了。

静漪缓了缓,见陶夫人在进门前站下,招手让她快些,她才换了副笑脸,跟着进去了。

陶老夫人已经由尔宜伺候着洗漱完毕,正在打坐。静漪看老太太气色好了很多,才放心了。等着用完早点,老姑奶奶们一起来了,看到她,未免问一些此去南方的见闻。静漪原本要小心应对的,不料她们津津有味地同她说着带回来的礼物、南京的风土,完全没有说别的的意思,她才渐渐放心。

“七嫂!”尔宜在外面讲电话,忽然站起来,对着这边叫静漪。静漪往这边走了两步,“七嫂,确定要为我们举办个舞会是不是?”

静漪想想,这事情原本同陶骧商议过,他当时并没有反对……她点点头。

“那我等七嫂安排好了,再约你们好了……”尔宜又和对方说了不少的话才放下电话过来,很高兴地和静漪说:“我和皎皎通电话……约好了明天去她家里玩的。咱们家里虽然地方大,可是规矩也多。她们每次来,都说受拘束的很……而且明伯母和气,要我们去玩的……”

“哪个明伯母?比我和气么?”陶夫人听到,问道。

尔宜转而笑着说:“和母亲您一样和气的。”

“不要常去打扰人家。我听你们在商议,是有什么事情么?”陶夫人又问。

尔宜看看静漪,静漪便照实说了,道:“原是想早些办的,一耽搁就是这么久了。”

陶夫人听了,虽没有立即说什么,倒也没有即刻表示支持。倒是在一旁的老太太们听了,很有兴趣地问起来。尤其是陶因润,直问静漪:“在家里办舞会么?我听说办舞会是要很大的地方,咱们家里倒不缺很大的地方,只不过这西洋玩意儿,只好在你和老七那院里合适了……还是去年骆家也学人家的样子,夏天搞了一个游园会。游园会嘛,走走吃吃,倒把人累的够呛,还不如听个戏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