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11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三)(1/2)

逄敦煌说:“西北军正在用人之际,求贤若渴,招贤纳士,自不待言。 陶参谋长的手段,这两年逄某人领教过多次,用兵如神,不是浪得虚名。只是陶参谋长的为人,逄某人还不能信服。何况逄某人身上系着伏龙山一众兄弟的身家性命,无论如何,都要把他们先妥善安置的。逄某既不能深信陶参谋长,便不能同陶参谋长合作。逄某既然来了,也是应当面同陶参谋长说上几句肺腑之言。或有不中听之处,陶参谋长的心胸,自不会连这几句话都听不入耳。”

陶骧微微一笑,点头,请他走在前头。

逄敦煌侧身前行,说:“陶参谋长,石敬昌将军于逄某是师长之尊,陶司令对逄某亦有知遇之恩。至于伏龙山的兄弟们,与逄某情同手足,不能半途将他们抛弃,辜负他们的信任。除非有一日,逄某能确信陶参谋长确实可以护得这一方平安富足,则他们下山,不偷不抢,也能获温饱、能得安稳。否则,逄某宁可长居山中,与伏龙山众人同进退。”

陶骧问道:“逄先生,我又怎么能相信你?逄先生从前的所作所为,乃至声名,都质疑者众。若不是石敬昌将军一再担保,我父亲执意如此,你现在恐怕还在大牢里。”

逄敦煌笑,道:“但是陶参谋长,所谓声名,不过是传闻。伏龙山如今害有什么把柄在人手中?走私军火?那是老大在的时候的事,现在他死了。种植罂粟、走私烟土?那是老二私下所为。他也被你们抓了,烟土已经被收缴销毁。还有什么?爆炸?暗杀?那是马家的人做的。烧杀抢掠?那还是马家的人做的。伏龙山现在是什么?靠山下那几亩薄田,还有深山里那点药材。了不起,还剩几条枪……那还是陶参谋长当初送我们的礼物。因为……那次绑架,若不是我带人横插一杠子,后果如何,陶参谋长不会不知道吧?这个,就算陶参谋长不记得,陶太太总是记得的。所以依我看,无论如何伏龙山都不能算陶参谋长的首要心腹大患,就不如先搁一搁。辶”

陶骧笑了笑,说:“逄先生,你若不是短短时间内,把伏龙山洗的这么干净,现在怎么能同我站在一处说话?”

他伸手示意逄敦煌进屋,转眼看到静漪同敦炆还落在后面,也就知道她是特意让他们两个单独谈话的意思,便吩咐人上茶,请逄敦煌坐了。

逄敦煌静默片刻,才说:“陶参谋长,要扫平伏龙山很容易,扫平仇恨却难。澌”

陶骧先坐下来,说:“这个道理,我当然懂。”

逄敦煌也坐了。

书房内高高挂起的水晶灯,亮的很。

盛装的逄敦煌,和衣着随意的陶骧静坐相对。有好半晌,谁都没有开口。

仆佣上了茶,陶骧请逄敦煌喝茶,说:“这是内子从南京带回来的茶,请逄先生尝一尝。山中清苦,素闻逄先生也是好茶的,走的时候,带上一些。”

逄敦煌端了茶,一嗅,却说:“这茶要泡的久一些才会出色。我恐怕不能在这里久坐。”

“这倒无妨。七号对逄先生,大门是敞开的。随时欢迎逄先生来喝茶。”陶骧稳稳地道。

逄敦煌将茶碗放在一边,重新打量着陶骧,问道:“我们在奈良见过一面的,你还记得吗?咱们在孙先生府上打过一个照面,但是没有讲过话。”

陶骧缓缓地点了点头,说:“记得。”

“那时候廖将军还在。”逄敦煌回忆起来,脸上表情不止是严肃,眼睑微微颤动。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