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23第十七章 时隐时现的星(十)(1/1)

对此静漪倒从未有过半点微词。网她除了日常在外书房上课,便是照应陶老夫人和大姑***日常起居。也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份儿差事她就承担下来。久而久之,七少奶奶贤惠孝顺的名声渐渐地也传了出去……静漪想着,孝顺大约是从她侍奉上人们尽心而来的;至于贤惠,她倒也不知是不是因了她从不干涉陶骧在外面的事。

不过这不妨碍陶骧一旦有事需要她出面,一通电话打回来,她就要梳洗打扮起来出门去。不过像盛装出席类似招待酒会这样的活动,对她来说是很容易应付的差事。她总会很出色地向他交差。当然陶骧除非必要,是尽量不打扰她的清净的。于是她时常想起来,便也觉得她的贤惠,还真有些坐享其成的意思。此外,陶骧倒并不限制她的活动,也没有阻拦她的社交活动……她想这或许也是某种程度的交换条件。

仿佛数年前她在沪上读书,在功课没有紧的透不过气来的时候,她也会同东宁一道去看场电影,衣着整齐地赴宴般去安静的黄浦公园走走,去圣心医院做义工时又不辞辛苦且不顾形象了……那时她是用功的学生,现在依旧是。不过身边的陪伴,由东宁变成了小姑子尔宜,看电影听戏也有,多半是会去保育院的。

这日,静漪在去什川前,先去医院拿了检查报告。是例行的身体检查,近两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做的。等到任秀芳出来,看到她拿着报告,不禁问道:“又做检查了?还是没有什么吧?”

静漪笑笑,点头辶。

任秀芳忍了忍,因已经同静漪是相熟的关系,还是说:“府上也太重视子嗣了些。”

静漪又笑笑。

当然是要重视的。这两年除了那些对于她上学、外出抛头露面的议论,便是对七少爷夫妇成婚三年无子的闲言碎语。若让静漪对外发表意见,满可以用陶骧不常回家来的理由搪塞一番。陶骧非但不常回家,就是回来,他们常常也是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只是这些,外人是不会知道的;他们知道的就是七少奶奶试药无数,仍然生不出孩子澌。

老祖母虽祈盼新孙不是一日两日,还是让她不必理会那些闲话;婆婆口上不说什么,只一样按时催着她检查身体、也足以令她感觉到压力重重。她不能一味地回避,就得忍着三不五时由老中医开出的汤药丸剂和定期的医院身体检查。

给七少爷纳妾的风声是最近才出来的,还有有愈演愈烈的势头。仿佛只等七少奶奶不能生育的定论一下,就能顺理成章地给七少爷挑人了……她心知肚明,再这么下去,风声迟早变成须得她面对的事件。

陶骧倒始终没有松口,人前人后,都是一副不在意这些的样子。她知道陶骧也许并不是不在意,而是他忙的也的确顾不得这些。两年间她的学业突飞猛进,他的地盘也稳扎稳打、职位更是高升至西北军司令。陶盛川从西北军完全退下,将大权交予陶骧,自己只担任着省主席的职务。陶骧在西北军里,真正的声望随地位的攀升和夯实日隆云胡不喜。

所以陶骧有陶骧的烦恼……家事和女人,大约还不在他烦恼的范围之内云胡不喜。尤其女人的事,陶骧何曾为此烦心过呢云胡不喜。就是七少爷的私邸常常有女人出入这类的话,也会被人有意无意地透出来给她……试探她也好,同情她也罢,她也都只能装聋作哑云胡不喜。

与其这样,她倒是想过和陶骧坐下来再谈一谈云胡不喜。或者他有心,也未可知云胡不喜。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云胡不喜。他不是回来一趟也会把小会议带进书房里开至深夜,便是刚进门就又被叫走了……若是晚上回来,通常已经很晚云胡不喜。反而是她熬不住已经睡下了,才听到楼下有动静云胡不喜。

到那时候,趴在她卧室床底的白狮便会拨开房门下楼去,她连白狮踏着楼梯的声音似乎都听的到……但总不见他上来云胡不喜。

早上起来,她下楼时,他往往已经走了云胡不喜。

前两日他好不容易早回来一趟,她早起才知道他回来了云胡不喜。却是喝醉了,倒在书房里睡了一宿……进去看他还躺在沙发上,昏沉沉一身酒气云胡不喜。

陶骧如今倒也很有自觉性,即便是喝醉了,也不来闹她云胡不喜。

他们只是很有默契地同进同退……

她叫了他两声都不醒云胡不喜。

她倒坐在他身边,守了他好久云胡不喜。只看着,都要替他觉得辛苦了云胡不喜。

她出来悄悄问了阿图,七少最近怎么了云胡不喜。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