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八章 百转千回的路 (一)(1/2)

静漪不防他这样亲下来,错愕之间便向后退去。陶骧这一吻便落了空。

他的动作定在那里,望了她。

静漪甩了下头,就要推开他。他却是被激起了怒气,再亲她,已经毫不君子……简直像是要用唇把她这张随时会吐出利剑到底小嘴碾碎。陶骧伸手抄了她的腰,转了个身便同她一道进了卧室门。静漪被他带着急转身,头晕目眩。只听得耳边门开的声响,脚步凌乱细碎了一阵,她被抵在墙上。

他毫不松懈地亲着她,噙着她的唇。细细地亲吻着,专注投入。静漪被他亲着,只觉得四周围渐渐地暗下去、热起来……这里只有他们。她确信此刻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他坚实的身体紧贴着她的,仿佛是堵至少在此时她可以靠上去并不担心他轰然倒塌的墙……她渐渐不再抗拒。

陶骧发觉她的放松,亲吻更加地深。

静漪仍被他抵在墙上,锦袍随着身体的移动摩擦着新换的织金缎子壁纸,发出的声响细微、温柔而又有着难言的暧昧和诱惑似的……她只觉得腰间一松,陶骧已经将她的腰带扯开。裙子在往下落,她想法子空出手来去抓住……哪里还抓的住,陶骧的手快地如闪电般。他不止迅速替她除了累赘的裙子,不一会儿的工夫,连扣绊密实的外褂,也给他成功地解开了。仿佛一步步地摧城拔寨,静漪的衣衫一件件退下来,只剩了里面象牙白的蕾丝内衣……陶骧看到这手编蕾丝内衣时,停了停妲。

隔着柔滑的丝绸,他的手掌恰好覆着她轮廓姣好的胸。停了片刻,他抬手抽着内衣上的带子,狠狠地扯下来。裂帛声清脆,听起来竟有些惨烈……静漪便觉得胸口一凉,还没来得及抓住被生生扯破的内衣,陶骧便抓住了她的手腕。随后他松了手,挑着肩上的带子,从她肩头剥下……他的手指尖似处非处,丝绸坠落时划过她的身体,都像流火般舔着她的身体,最敏感的地方,瞬间都被挑`逗了,她吸了一丝凉气,他便亲了她,灼热的唇将流火串成了燎原之势……静漪喉间低吟,陶骧猛的将她向上托起,吻在她锁骨处。然后撤离,看着她。

就这室外投进来的光影,静漪看着陶骧的面容……比起他这般凶狠和激烈的进攻,他的面容异常平静,只有一层极细密的汗珠,在他脸上似蒙了一层柔暖的光膜,看上去,竟也有着极大的诱惑似的……静漪趁着陶骧放松她些,就近轻轻咬了下他的颈子。

那唯一的一丝门缝被陶骧一巴掌按上去,发出巨响的同时,两人完全处于黑暗中了……静漪觉得自己要被这黑暗和黑暗中的猛兽吞噬了似的,下意识地攀紧了陶骧的身子。

陶骧静静地抱了她片刻,毫不犹豫地进入了……静漪的手臂缠着他的腰,似有意又似无意地,将他也牢牢地禁锢了。这仿佛刺激了陶骧,他的动作就更加激烈起来。

静漪许久不见他如此这般凶狠蛮横的索取,心里的慌乱和恐惧渐渐生了出来,她低低呜咽,渐渐抗拒……然而手腕是被他牢牢抓住,没办法挣脱,腿也酸软了……陶骧承担着她的力量,带着她辗转腾挪,回身将她放在床上。

床帐纷纷然落下来,微风荡漾,奇香阵阵,床上的氛围顿时增添了些温柔旖旎,两人的心神有那么一会儿似乎都被黏住了,严丝合缝地拥在一处的身体,再运动起来,激烈之中,也多了丝温柔……温柔的让静漪无所适从,简直要哭。偏偏又无暇去哭,他仿佛根本不想给她流泪的时间。

他们都知道长夜漫漫,也都知道前面危机重重,但是至少在此时,温暖和安逸是现实的也是可以触摸到的。

静漪终于忍不住落泪。

她恍惚间听到他在叫她,只有一个字……她点头,又点头……迷迷糊糊地沉沉睡去。

陶骧将被子拉高,给静漪盖好。借着蒙蒙亮的晨光,他看了她一会儿,才起身下床。

下楼时,趴在楼梯口的白狮跟了下来。

他站下,白狮蹲在他身边。

听不到楼上的动静,她是真的睡沉了……以她睡眠的轻浅,又同他生过一场气,恐怕是难的了。

他看到餐厅方向亮着灯,推开门进去一看,空无一人。

想必是谁忘了关灯,他进门的时候倒没有注意。

他随手按了按铃,过了一会儿,张妈匆匆地从厨房边的侧门进来,看到他,站下问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陶骧去倒了杯威士忌,坐下来,抚摸着白狮的大头。

他看看张妈。

一向总穿青色的张妈,不知何时换了件枣红的褂子。

他微笑下,问:“张妈妈,你愿不愿意跟少奶奶去德意志?”

张妈怔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可是接着问道:“少爷,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么?”

陶骧将威士忌喝光,搁了杯子,说:“定了。”

??

??

【第十八章??百转千回的路】

静漪坐在萱瑞堂窗前,同尔宜在一处,看尔宜临帖子。尔宜婚事近了,府里为了她婚事颇有些忙碌,她却反而静下心来。静漪一早进门就听着尔宜在说这些日子颇喜欢大米和赵子昂的字,早饭之后,陶夫人一走,尔宜便翻找出来这两位的字帖在研习。

静漪素来不喜赵子昂。尔宜说要临他的帖,她就皱眉。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