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82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一)(1/2)

哈德广对陶夫人禀报说符太太求见时,程静漪正在陶夫人处与她商议明晚在府中设宴招待法国大使夫妇一行诸般事宜。

陶夫人问道:“说什么了么?”

“并没有。”哈德广答道。

静漪提了笔,往账本上添着字。她专心帮婆婆誊完这几笔细账,只当是没有听到哈德广回话——符家之前也来过人,求见符黎贞,就没能进得了大门。对外说的都是大少奶奶生病不便见客,听差照着吩咐阻拦也是情理之中。符太太想必没有在陶家门上碰过这样的钉子,如此锲而不舍,看样子是非要个说法不可的…榕…

“请她进来吧。”陶夫人说。

“是。”哈德广应着去了。

静漪在账本上勾了最后一笔,溜了一眼,拿给陶夫人看。陶夫人接过来便合上账本,问道:“三小姐昨日在老太太那里,赞了老太太那里的点心好。今儿你替我们回访,记得带上些。三小姐的确是客气的很,点心倒真的是此地独有的。悫”

静漪点头称是。昨天无瑕夫妇来拜访,只逗留小半日,却甚得陶家上下的心思。尤其老夫人,极是喜欢无瑕。无瑕透露了大使夫人很喜欢看戏,是个内行。陶家刚为老夫人做寿特地请过名角来唱堂会戏,时隔几日,依旧原班人马请来再唱一场。

陶夫人一样样地同静漪商议,静漪也一样样地答应着。

“老七一早就出门了?”陶夫人问道。

“是。”静漪回答。

一早她还没起床,他已经走了。他要陪同父亲与大使会谈,日程应该排的满满的……这样,今天她和他碰面的机会也就少了。

她想着,低了头。

耳边的发卷儿垂下来,她抿到耳后去。

昨晚回去,早早就让秋薇关了房门。麒麟儿就照她的意思,仍被安置在他们房中。他回去的很晚,还是进房看了麒麟儿,才去楼下房里睡的。她和秋薇守着麒麟儿,几乎一夜没合眼……伏在麒麟儿身边沉沉睡去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朦胧间是听到他说话,近在咫尺,也许就在床边,她却没睁眼……

“麟儿今天怎么样?”陶夫人又问。

静漪的神色有些奇怪,她细瞅了她一眼。

“早起退烧了,只是精神不济。”静漪忙回答。

陶夫人点着头,说:“慢慢儿养着,怕是没那么快好起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