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85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四)(1/2)

“七少奶奶。 ”符弥贞在静漪起身预备要走时,又叫她。

静漪几乎不忍心再看她,可还是坐在那里没动。

符弥贞似是在攒着力气预备说下面的话。静漪等着她。

每一分每一刻,眼睁睁的看着生命在流逝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上一次她深觉自己的这种无能为力,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七少奶奶,我有个不情之请……”她喘着气,望了静漪,说。

静漪点头,说:“请讲。”

“七少奶奶,往后在陶家的日子还长,请您多担待家姐……我听说七少奶奶十分疼爱麟儿,也看在她是麟儿亲生母亲的份上……我想着能见她最后一面,有些话想当面对她说……”符弥贞目光落在静漪面上,似要从她这里看出什么来。

静漪轻轻点着头,说:“我答应你。榕”

符弥贞说到这里停下了,好一会儿才让她的使女拿了一只信匣来,交给静漪。

“七少奶奶,烦您把这个交给家姐……我这几日心里不安,怕她是不肯来见我才托病;又怕她不是不肯来,是真病了……我母亲总怪我闲来无事,胡思乱想。我也知道这是个毛病……可若能管住心,我又何苦到今日,我们又都何苦到今日……”

静漪听着她断断续续地说。每一句话说的都艰难。

“见了家姐,七少奶奶再替我捎几句话。告诉她,这一世有对不住她的地方,下一世再还。”

静漪看了这只小信匣。七寸长四寸宽,螺钿嵌宝,黄铜锁扣,紧紧锁着信匣,仿佛也锁住了什么秘密。

她收了信匣,说:“我会转交大少奶奶的。话,我也会带到。二小姐,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了。悫”

“多保重,七少奶奶。”符弥贞说。

静漪起了身。

符弥贞的目光随着她上移。仿佛她全身上下只剩了眼睛可以灵活运动似的。

静漪看着她,说:“保重。”

她转身离去,直到走出水阁,才深深地吸了口气。

此处水汽氤氲,热乎乎的扑过来,让她脸上身上都被湿气打了一番,衣裳贴在背上,黏腻异常……秋薇紧跟着她穿过小径,看她踩着高跟鞋,细细的鞋跟敲在石板上,颤巍巍似是弱不禁风,可分明又是那么倔强,一路都不再停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