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89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八)(1/2)

额头狠狠地撞在转角处的栏杆上,疼的她顿时发起昏来,身子也撑不住倒下去。

脚下踢着了什么,只听噗噗噗的响声越来越远,紧接着便是瓷器摔碎的声响。随着这声脆响和惊呼,楼梯被踏的咚咚咚作响,还有狗叫……静漪面颊贴在地毯上的一瞬,心里还明白,刚刚一定是把这转角处的大插瓶给碰倒了——那可是一对极好的瓶子,不知是碎了一只还是一对……她一念未已,眼前一阵黑,身子软倒在地上。

麒麟儿眼见着静漪摔下去,歪在角落里动不了了。他惊恐之下,呆了片刻才尖叫起来:“小婶婶!”

他边叫静漪边喊着“月儿姐姐秋薇姐姐张婆婆快来”,往下跑时,见大惊失色的张妈已经跑上来,什么也顾不得,先扶了静漪喊她:“少奶奶?少奶奶!”

“小婶婶!”麒麟儿扑上来,扯着静漪的衣袖,一腔哭音。

张妈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麒麟儿,心里一着急上下地找人,回身只看到走到楼梯半腰的福顺,正犹豫着上不上来,先大声喊起来:“秋薇!月儿!来人……来人!”

秋薇和月儿在楼上早听到嘈杂之声,出来时张妈有些凄厉的喊声让人胆战心惊,两人慌忙跑下来。秋薇看清楚,顿时脸色一变,明明心已经慌的不得了,还勉强镇定着,待来到近前也不敢乱动静漪,跪在一旁看着她扭着身子很痛苦的模样,叫道:“小姐……好好儿的你怎么会跌下来的……”

静漪这一跤跌的太狠,眼前不停有金星闪烁。明明能听到秋薇和张妈在问她话、麒麟儿在一旁抽噎着叫她,她就是说不出话来。也有好一会儿,才觉得摔到的地方开始钻心的疼痛……这一疼才让她“啊”的一声缓过一口气来榕。

张妈看她终于出声,松口气似的直念佛:“阿弥陀佛,少奶奶您可吓死我了……先别急着挪动、缓一缓再说……”

“小姐,哪儿疼的厉害么?会不会摔折了骨头……”秋薇看看静漪的腿脚、身上脸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她也不敢乱动,只轻轻碰触着静漪的身子,“小姐?小姐你能说话么?”

静漪额上腕上都疼的凶,秋薇的追问让她顿时烦躁。她咬紧牙关忍着疼,想快些起来,转头间看到站在秋薇身后揉着眼睛的麒麟儿——这会儿倒是不哭闹了,显然吓的不轻。她想对他笑一笑,半边身子越来越剧烈的疼痛让她的笑容都有些怪,只好吸着凉气,半晌才说:“还好。”

她虽说着还好,脸却煞白。

张妈和秋薇一行张罗着要搀扶静漪起来,一行预备让人去请大夫来看看。

“不用那么麻烦……”静漪吸着凉气,额上冷汗直冒。看着麒麟儿同样小脸儿煞白,想摸摸他的额头,根本抬不起手臂来。她手抚上肩膀,心知有点不妙悫。

“你们别轻举妄动。七少奶奶是肩膀脱臼了。”站在楼梯中央的福顺此时开了口。

他声音低沉,站的也远,一出声,卫士一般的白狮对着他低吠一声,他也不敢乱动。站在那里,见静漪看向自己,他闭了嘴。

“少奶奶?”张妈看着静漪,塌下去的肩膀软软地布条似的贴着身子不动,脸上更是冷汗直流,显然已经痛的很。她着急,秋薇更着急,几个人呆了脸对着还在尽力保持镇定的静漪。

静漪点点头,示意张妈扶她一扶,就地坐端正了,看了福顺问道:“大少爷让你过来的?他怎么样,好些了没有?”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