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十八)(1/2)

“白狮!”静漪被张妈拦着,眼见白狮硕大的爪子按着符黎贞,没有下口,却也没有动。她忙推张妈,“张妈把白狮拉过来……快去!”

张妈却没有理会她的命令,先顾着检视她身上有没有伤到,才看了眼被白狮吓的动也不敢动的符黎贞,没有出声。

白婆子过来,低声道:“夜深了,七少奶奶请回吧。少奶奶有点闪失,奴才担待不起。”

“少奶奶这就走的了。”张妈先静漪一步说。听的出来她也有点发慌,静漪喉咙刚刚被扼住,有些难受,只点了点头,没说话。张妈这才去牵了白狮。

静漪看白婆子拍手叫人来,将符黎贞搀扶起来榛。

符黎贞一起身,发簪坠落,头发披散下来,原本已经有些凌乱的人,更显得狼狈。她甩着手不让人碰她,说:“少用你们的脏手碰着我……你们手上也不知死过多少人……我是迟早死在这里的,你们着什么急?”

白婆子也不出声。她和同伴的身材都颇高大,符黎贞也是高挑的,被她们拿住,却立即显得弱不禁风。静漪弯身捡起符氏掉落的发簪,轻声说:“等一等。”

婆子们停了下来,静漪走过去倚。

她犹豫了下,绕到符黎贞身后,将她散乱的长头发挽起来,松松地挽了个髻,别上发簪的那一刻,她听到一声叹息。

仿佛是很远,并不像是符氏。

“大嫂,”静漪看着符黎贞的颈背。看不到她的脸,她觉得此时轻松多了,“最后再转告二小姐的一句话给你。她说,‘可若能管住心,我又何苦到今日,我们又都何苦到今日’……大嫂,二小姐是个多情人。姐妹一世,大嫂就是不能原谅她,给她一句话也好。这是你们姐妹之间的恩怨,同我没有关系了的……多嘴说几句,反正这一晚,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也都做了,大嫂见怪,我也要说。说完就走。”

符黎贞颈背都是僵直的。

她甩了下身子,没甩动,道:“放开我,我不会杀了她的。“

白婆子看了静漪,示意同伴松手。

符黎贞转回身来,望了静漪,道:“我没七妹心这么宽草根富豪最新章节。原谅她,这一世她休想。我就是让她死的都不安心。8我就是让她把这些心思都带进棺材里。”

“那也好。”静漪轻声道。符黎贞话里有莫可名状的快意。她听着,也许是听符黎贞说了这么多,已经习惯,并不觉得特别难过。她点了点头,就要走,符氏叫住她。

张妈拉着白狮,已经扶了静漪的手,这时候低声道:“少奶奶,走吧。”

符黎贞鼻子里出了气,说:“张妈,我是鬼么,能吃了你的宝贝少奶奶?”

张妈仍扶了静漪,眉头一皱。

符黎贞倒看了她,说:“你是忠仆。这些年悄悄护着你的七少爷,也没少出力。”

“应该的。”张妈低声道。

符黎贞转眼望住静漪,说:“你小心些身边的人。这几年我看下来,你是看着聪明,其实是蠢材。既是蠢材,老实些倒好。再有,别以为同床共枕三年,你就晓得七少爷是什么样的人了。便是晓得,你拿得住不拿得住还是个事儿呢……你不说,我倒也想不到该怎么形容。七少爷的那匹烈马,花了多少心思驯服,你是亲眼看到的。至于你,他花了多少时间让你收了心在他身上,你自个儿琢磨去吧。我若是你,绝不让他知道你的心思牢牢栓在他那里了。还有一样,你未必晓得……你这次要出洋去,火车票都是胡医生订的。你进疆一行,车票作废,胡医生问过是否要再买,七少爷说不必了,你是不会走的了……那会儿,你怕是还没定,到底要不要走呢。七妹,你是他算计来的小妻子,注定了的……”

静漪深吸了口气,点头道:“这我倒真不知道。”

符黎贞微笑了,笑的很阴险。仿佛是把什么可怕的东西放出来,期待着咬伤人呢。

“大嫂,二小姐那句话,我听了心里很难过的。可是难过也没有办法,人的心,哪里是想管住,就管住的?我也管不住我的心。”静漪声音轻到几乎细不可闻,语气却坚定。

张妈扶着静漪的那只手,都因为听到她的话陡然间颤了颤。

符黎贞没有回应。

静漪看她不像是就此在有话讲,这才对白婆子说:“让大少奶奶进去吧,这半晌她也累了。另外今晚的事,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硬闯进来的,与你们无干。”

“七少奶奶,这等事我自会应付,请少奶奶不必担心。”白婆子这才开口。沙哑的嗓音比先前更甚,听了让人极不舒服。

静漪点头,临走前看看眼珠子被定住了似的符黎贞,说:“才来时,听大嫂那几句唱,不是不挂念麟儿的。他除了想你们,旁的都还好。麟儿懂事,往后他会好的,你放心。”

静漪说着,退了两步,正欲转身,听符黎贞哑着喉咙说:“他就是太懂事……不是有他,我离了这里也不是不能够……”

静漪听到这里,也还是转了身。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