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二章 遏云摧风的雷 (一)(1/2)

【第二十二章·遏云摧风的雷】

长荣皮货店里的伙计将橱窗外的木板一扇扇地取下来摞在一处抬走收好时,街上已经热闹起来了。八月初的早晨,已经见了凉。皮货店冷清了一个夏天,终于盼来了秋凉的日子。

伙计擦着玻璃橱窗,从里头往外看,经过橱窗的太太先生们偶尔驻足,看看这些来自西伯利亚的高级皮货。

店里的徐徐大掌柜在噼里啪啦地打着算盘,不时地抬起头来看看在店里忙碌的伙计们——马上就要开门营业了,大伙儿都忙的顾不得闲话。柜台里挂着的月份牌上,今天这个日子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圆圈,这表示今天有重要日程。徐大掌柜记性好,不用查看记录就知道等一会儿陶家的七少奶奶会亲自过来取货。

衣物是大概一个月前定制的,后来又给了尺寸追加了三件衣饰。这阵子七少奶奶隔几天会派人来查看下。物主是位挑剔的客人,七少奶奶让人盯的紧,这批货做的他们很是用心轹极速之王。

徐大掌柜早早嘱咐伙计把东西都预备好,别等陶府来人再手忙脚乱。

有伙计从外头进来,慌慌张张地撞倒了门边搁着的架子,险些将上面摞着的一叠狐皮全都撒到地上。徐大掌柜嘶的一声,从花镜后瞪起了三角眼。两个伙计急忙上前帮忙把架子扶好了。闯祸的伙计面红耳赤地过来,被徐大掌柜一呵斥,说街上忽然多了好多巡警,正挨家挨户地问话。徐大掌柜诧异地看着他,说:“巡警来了你慌什么?难不成是做过贼?”

伙计摇头说:“巡警不怕的,可是怎么那么多大兵呢?酾”

徐大掌柜皱皱眉,说:“那同我们生意人有什么关系。快去干活。”

赶走伙计去做事情,徐大掌柜拿了他的紫砂壶走到店门口去。外头果然很多军警,虽然没有呼喝声,但是加紧巡逻和挨家挨户地询问让人看着确实有些心里发紧。如今城里也不太平。这一个月西北军陶司令剿灭白匪听说颇见成效,广播里和报纸上却没停了打嘴仗。有的说剿匪剿的好,有的说领土都在被侵吞还顾得上先剿灭自己人这叫卖`国`贼……老百姓听他们吵的热闹,回头照旧惦记的是如何不耽误早起那头锅汤的牛肉面。朝堂派系同他们关系不大,温饱才是他们关心的。相比较之下,最近军警巡逻盘查十分密集,且一查总是很久,不但赔上工夫还得赔上笑脸,这实在耽误做生意。

徐大掌柜嘬着热茶,仰头看了看天,掏出怀表来一看,已经十点钟。

看看店内,深邃的充满着皮草特殊香味的屋子里,阳光充足。伙计们为开门营业预备的都差不多了,擦玻璃的小伙计翘着脚使劲儿够那上头的一点灰尘……他望了眼楼上的窗子,密闭着。

老板一早就在上头会朋友,到现在也没下来。

他掐时间看看,吩咐过伙计上去送早点。伙计下来的时候说老板正在跟朋友争执,两人说的话他都听不懂……他再嘬口香茗,看看天色,日头又上来几寸。

汽车声响,一前一后两辆车子朝这边驶来。车子并未疾驰,街上马车人力车还是被它们轻易地超过。

他捧好紫砂壶,看看远处。除了军用卡车摩托车,这城中最繁华的街上,一日也不过就只有几辆汽车经过。开在前头的那辆晶晶亮的黑色轿车,他打眼看看就认出是陶家的车子。

伙计已经跑了出来预备迎客,他却回身把紫砂壶交给身后的小学徒,示意他送进去搜好。看着小学徒灰色的小耗子般灵巧地钻进店里去了,他再转身回来看时,黑色车子已经停下来。司机下车开门,从车上下来位样貌俊俏的姑娘,打扮的很清爽,下车对他矜持一笑,却马上转头看后面——那辆白色的敞篷车开的慢些,到此时也来至近前,车上一位戴着遮阳帽的年轻女子,下得车来,问道:“张伯,我今天开的如何?”

她穿的是美蓝色的洋装,同色的遮阳帽落下来半截面纱,微微抬起下巴,看样子是微笑着的。陶家的老司机笑着说:“少奶奶车子开的很好了。往后自己开车出来满可以的。”

“街上人多,我还是不够胆大。”程静漪说着,转身看向长荣号的掌柜和伙计们。

徐大掌柜早在一旁候着,拱手作揖,道:“七少奶奶您亲自来了,快请进敝号一坐。小的马上让人拿了东西给七少奶奶您过目。”

静漪微笑点头。听着巡警不知为何在远处吆喝,张伯过去交割了。静漪看看,知道巡警是嫌他们车子碍事。眼见着巡警认出车牌改了点头哈腰,她把车匙交给秋薇,道:“让张伯把车子开到东边巷口,省得啰嗦。”

徐大掌柜忙着请静漪往里走。进了店照旧请她坐了,让人上了茶。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