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二章 遏云摧风的雷 (二)(1/2)

静漪轻轻抚着面前这张柔软顺滑的水獭皮极速之王。麺魗芈浪

那些人并没有进来,嘈杂声也渐渐停下来,应是往别处去了。

徐大掌柜轻声说:“像是知道少奶奶在这里,才不进来打扰的。”

静漪让把水獭皮收了,戴上手套,说:“我也该回了。不耽误你们做生意。”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伙计们行礼叫一声老板。静漪抬头看时,长荣号老板,俄·国人费文从楼上下来。费文胖极,每走两步都要气喘。他看到静漪先停下来满脸堆笑地称呼她陶太太,问她好。他中国话说的很流利,还有一点西北口音。静漪不由就想起她的安娜老师。不过安娜老师无论何时都保持着她贵族的姿态,而费文这个商人,从衣着到言谈都已经非常中国化,还油滑的很……他每走一步仿佛楼梯都会吱呀作响,边走边与静漪客气,来到楼下时,已经气喘吁吁轹。

静漪似乎看到楼梯上方有个阴影闪过。她再看时,楼梯上空空的,并没有人,甚至连猫都没有一只。她也客气地同费文简单交谈几句,拿出支票簿子签一笔交给徐大掌柜。

徐大掌柜核对数目,收好支票。

费文见她要走,亲自往外送她,道:“多谢陶太太照拂小号生意。往后也请陶太太多加关照。酎”

静漪点头,出门看到街边站着的零星的几个人,似是不经意地往这边一看。她立即明白过来这几个人的身份,心想此时她须得快些离开此地了。

费文笑眯眯地道:“最近临时检查很多,小号日间常要应付一两次盘查,真是不便的很。”

静漪没有说什么,同他告别,向自己车子走去。没走两步,便看见那几位便衣迅速朝费文走去。费文微笑着,若无其事地试图与他们攀谈。静漪走着,心里顿觉不妙。果然那几名便衣与费文走到长荣号门口的一刹,一起将费文推入门内,样子极其凶悍。伙计们见状惊慌失措,徐大掌柜更是慌忙提着长衫跟进去……门关上了,外头聚集了警察把守着。

“这是怎么回事啊?”秋薇吓的脸发白。

静漪却镇定,看看她,说:“我们走吧。”

店内传出费文的呼喝声,夹杂着其他人更为严厉凶狠的声音,能听见有什么东西被砸碎了,显然里面乱成一团。

秋薇催促静漪快些走。静漪便加快脚步往自己车子方向走去。张伯和随从站在车边正往长荣号张望,看到她来了忙将车匙预备好。静漪拿了车匙过来,看到从不远处吉普车上下来一个军装男子,下车便对她敬礼。

“太太。”他叫道。

静漪点了点头。

听着店里杂乱的声音,她问道:“这是做什么?”

那人对静漪道:“我们只负责外围,具体情形并不清楚。为安全起见,太太还是快些离开吧。出了包围圈一切安好,太太请放心。”

一声枪响,四周围忽的就安静了,没过一会儿,长荣号里传出喊声……静漪已经走到车边,听到这里,不由得心揪起来,转头看了一眼。门前立着的警察纹丝不动,仿佛店里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秋薇简直要发抖,极力镇定地推着静漪让她快点上车。

静漪拿了车钥匙往敞篷车走去。秋薇不放心,要与她同行。静漪挥挥手,让她上了张伯的车。

“小姐,小心一点。”秋薇莫名地心慌。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她看着静漪上了车,还对她笑一笑,赶忙也上车。一边让张伯快开车,一边从后车窗里看着静漪——上了车也很快启动了嫡谋最新章节。张伯开车往前没有多远,前方警察设的关卡便将他拦住。张伯原本今日便积攒一肚子火,抻头出车窗,把随身带的证件递给警察,指着车头方向说:“看看这车牌。”

那警察看他,说:“上峰有指示,最近乱党猖獗,过往人等不管是谁,都要盘查清楚。”

张伯冷笑一声,说:“那是。您尽管盘查。”

张伯看看前头,这关卡显然是临时设置的,人并不多。不过荷枪实弹的大兵在一旁镇着,瞅上去也颇为唬人。

设卡的警察互相看看,都晓得宰相家奴七品官,拦下是拦下,惹也是惹不起的。他们把证件还给张伯,匆匆地看了看车内,挥手让他过去。张伯倒顺口问了问:“没完没了地盘查,这又是查什么?”

一个警察皱着眉说:“问那么多做什么?还不快些走。”

另一位口快,便说:“这皮货店就是家走私药品的窝藏点……”

“这也值当动这么大阵仗,打仗怎么不见你们去?”张伯哼了一声,踩油门。

秋薇在车上坐着,心里顶不舒服可也没有办法。她始终看着后面静漪那辆敞篷车——此时两名警察站在车边,弯身同她说话,样子倒也还恭敬。只是堂堂陶家七少奶奶也要被盘问,这怎么也让人看着不舒坦。无怪乎张伯对警察没好气……

“对不住,七少奶奶,职责所在,还请您多多谅解。”一警察跟静漪说。

静漪点头,说:“这个自然。只是我没随身带证件呢。”

那警察便说:“证件倒不必。请七少奶奶下车,我们查看下车内。”

静漪就说:“这个容易,我把篷降下来就是。”

她说着,便找到升降车篷的按钮。左旋右旋,车篷岿然不动。她皱着眉,有点儿不耐烦,那警察见她如此,正要开车门,便听见有人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大队长!”两名警察立即立正站好。

那个子高高的大队长是从马背上跳下来的,扬着马鞭一脸的怒意,让他们退后,自己过来哈着腰对静漪道:“陶太太,得罪。”

他说着往车内一扫,静漪正看了他。他后退一步,视线放低,道:“陶太太可以走了。”

静漪慢条斯理地问:“查过了是么?”

“是。陶太太请。”大队长伸手做了个放行的手势。

静漪按着车篷,缓缓放下,看了他们一眼,说:“既然查看过了,那我就不下车了。”

“请。”大队长仍低着头。

静漪踩了油门。前方关卡已经放开,她的车子开的并不快,过了关卡才提起一点速度,超过了张伯那辆车。她只按了按喇叭,车子便风驰电掣一般开快了。张伯倒没想到,在前面岔路口原本应该向东转回家,七少奶奶却向西转了。他紧急刹车,调头去追,早已不见了那辆白色敞篷车的踪影……

静漪将车子沿着黄河边开了好久,到僻静处停了车。

她紧攥着方向盘,背上出了一层汗。

刚刚下过一场雨,黄河水势湍急。静漪听着滔滔河水声,涩声问道:“送你去哪?”

黄河边安静,只有很远处有零星几个人影。

羊皮筏子浮在水上,操着划桨的舵手很小心地令其前行特种教师最新章节。随着湍急的河水,羊皮筏子起起伏伏,看上去令人惊心。

她没有回头,而是开了车门下车。听到声响她回身,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那个人——长衫因团在车后座下揉的皱了,气质还是从容不迫的,尽管刚刚藏身在那狭小的空间里,必定狼狈……他走过来,看了静漪,说:“这里就可以。多谢你。”

静漪定定地瞅着方少康,不声不响地从他身边走过去。回到车边,她站下。

方少康没有听到车子离开的动静,转过身来看时,静漪正扶着车门站立不动。她单薄的身影在空旷的野外显得尤其脆弱……她回过身来,望了他。

“孟元,”她看着他面上那块伤疤,若触电一般跳了下,“快走。”

他脚下被铁钉钉住似的,一动不动。她说的这句话当然不只是让他现在就走。他微笑了下,说:“我不会走的。”

静漪说:“我知道,你不会一个人走。但是你必须快走。”

他走近了些,看着她,温和地道:“几年没有听人这么叫我了。这名字真生……我知道你会认出我的。”

静漪看着他。

他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瞬间,她就确信他不是方少康而是戴孟元。没有人能够有他那样的眼睛,也没有他眼中那么坚定孤绝的神情。

“我不是来和你叙旧的,孟元。”她冷着脸道。

戴孟元微微一笑,面上狰狞的伤疤扭曲了下。

静漪说:“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来到这儿的,都要清楚,再不离开,就没有时间了。今天不是遇到我,你恐怕已经和长荣号一起沦陷。新近被逮捕的人不少,你要当心。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一般信念坚定。”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