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二章 遏云摧风的雷 (六)(1/2)

静漪早已习惯了被记者追逐纠缠,已有一套应对的方式。她姑且留秋薇与她周·旋,自己拿了杯桔子水想往僻静处走。哪知这位记者相当难缠,秋薇被她弄的都要不耐烦起来。

“陶太太,我真的只有一个问题!”记者对着静漪窈窕的背影扯着喉咙大声叫道。

几乎所有的人都朝她看过来,她脸不红心不跳地只望着静漪,一手拿着笔记本一手拿着自来水笔,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巧的相机——静漪看了她,忽然被她那满脸的稚气和锲而不舍打动。

“秋薇,你来。”静漪招手。

秋薇瞪了那记者一眼,来到静漪身边,说:“小姐,她太难缠了。轹”

“真的只有一个问题,陶太太。”那记者紧跟上来,几乎贴在秋薇身后。秋薇张开双臂,挡着她。她翘起脚来,“可以吗?”

静漪见她们被宾客们关注着,这么僵持下去不好看,于是微笑着坐下来,示意秋薇和女记者也坐,问道:“你是哪家报社的?”

“《大河报》的实习记者文燕儿。”文记者迫不及待地坐了下来,规规矩矩地把纸笔都摆好,看着静漪。她的眼几乎直了,从未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这个传奇一般的美人箫。

秋薇既不耐烦她死缠烂打,又瞧不上她这般盯着静漪,皱着眉站在静漪身后,小声说:“文记者,你想问什么,快些问吧。”

文记者看看她,笑着对静漪说:“沈姑娘可真凶。”

“你还知道我姓沈?”秋薇都被她气笑了。

“想要采访陶太太的记者不知道有多少,不做功课怎么可以?我还知道沈姑娘过不久就要成亲了呢,对方是陶司令爱将图虎翼图上尉。”文记者吐吐舌尖,见秋薇一时愣住,赶忙转向静漪,“谢谢陶太太。就是您不接受我采访,我也能理解。不过我还是希望您能给我机会。”

静漪示意秋薇去拿点饮料给文记者。

“不不不,谢谢,不必,我不会耽误您很多时间。”文记者忙说。秋薇仍然走开了。

“文记者,请吧。”静漪说。

过午的阳光十分热烈,被遮阳棚遮了些去,窗下的荫凉正好明末疯狂。街上偶尔经过的汽车,撑着描花油纸伞的行人,路边密植的行道树……这是个静谧安然的下午,她们在环境优雅的西餐厅里,感觉很舒适。静漪觉得自己也在放松,她有多时不曾稍稍放松下了。

文燕儿则看着稳稳地坐在自己面前的程静漪,原本的伶牙俐齿都有点笨拙起来。

她想了想,才开口道:“陶太太,我在《大河报》的妇女专刊担任实习记者的。”

静漪点头。

她接触过不少记者,看得出来文燕儿的稚嫩。她的样子更像是个还在念书的大学女生。

“首先允许我向您表达敬佩之意。我知道在本地的妇女界,陶太太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尤其陶太太做善事从不落人后,更受人赞扬。而且,不久前陶太太慰问伤员、亲赴前线,不仅表现出非凡的勇气,也鼓舞了很多人。我们报纸派往前线的战地记者,曾经发回关于您的很精彩的报道,我仔细读过,非常敬佩您。”文燕儿脸上发光。

静漪轻声说:“文记者,谢谢。夸奖的话就到此为止吧。实在不值一提。”

“那我进入正题,陶太太,听闻您从前也曾经是医学院的高材生,更曾经考到过外国医学院的奖学金。但是您中止学业、组建家庭,请问您的选择,是不是因为受到家庭的压力?在您看来,旧的礼教和世俗的观念,是不是阻碍现代女性自强自立的主要原因?如果现在让您选择,会不会继续学业、出来工作,成为一个真正有用的人?”文燕儿问。

静漪笑了笑,说:“文记者,你说过只问一个问题的。”

“抱歉,机会难得。这些其实也是我想对陶太太说的话。”文燕儿准备拿笔记下来。

静漪摆了摆手,说:“既然这样,如果你不记录不发表,我可以回答你所有的问题。就当这是一次在聚会上普通的聊天。”

文燕儿想了想,点头。

“放弃学业,的确有家庭的原因。但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没有能够继续完成我所喜爱的专业学习,我有遗憾,但不后悔。如你所见,如今越来越多的妇女接受教育、出来工作,甚至拥有自己的事业,这都是很好的现象。但是,譬如我参与的慈善活动,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底层的妇女。对她们中的很多人来说,教育甚至都不是必要的,食物和药品才是。所以文记者,如果有机会,请你写写她们吧。也可以写写为她们做了许多事情的人。作为我个人,我做不了大事,但愿意为她们多做力所能及的小事,改善她们的生活。”静漪轻声细语地说。

文燕儿仔细听着。静漪说完了,她也没出声。

在一旁,有人轻轻拍掌。

静漪转脸看时,拿着桔子水的秋薇身后,是水家二少奶奶和费法娴。拍巴掌的是费法娴。她丝质手套外面的钻石镯子,随着她手上的动作闪闪发光。

往时静漪或许会觉得费法娴的打扮言谈有轻佻之嫌,此时却断然不会。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