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442第二十三章 难分难解的局 (三)(1/2)

“静漪!静漪!”

……

陶骧站在门外等着。 地上已经落了一层烟蒂。

他低头看看趴在身边不像个活物的白狮,似乎从他站在这里开始,它就没有移动过了……但是它的小眼睛瞅着他,也跟着他移动的脚步晃动着,闪着怯怯的、温柔的光。他忽然间心里像被伸进一之手来,胡乱地搅动着,本来便烦躁不堪,此时更乱成一团。

楼上还是很安静,医生来了,母亲也来了犏。

这院子里所有的人除了他的亲随,此时都聚集在楼上。已经挺长时间了,没人下来告诉他上面到底怎么样了……听着外面有动静,李大龙提醒他,他摆了下手。

院门外进来的是陶老夫人身边的陈妈。

陶骧以为只是陈妈来了,不想陈妈身后紧跟着是一顶软轿。他一愣神的工夫,陈妈便说:“七少爷您在呢,老太太来看看七少奶奶。啸”

陶骧丢了烟蒂,急忙过去。

等他到了近前,陈妈已经将轿帘打了起来,他忙弯身去扶祖母。

陶老夫人看他,却将他手臂推开,出来盯了他一眼,不声不响地往里走。

“奶奶。”陶骧追上去。老太太凌厉的目光让他有些狼狈。

陶夫人已经收到通报,知道老太太来了,忙从楼上下来,见陶骧跟在老太太身旁,不敢出声的样子,她也忙过来搀了老太太,说:“母亲着急了吧?正想着让人去跟母亲说呢。”

她说着给陶骧递了个眼色,让他暂且一旁待着。不料陶老夫人偏偏看到,她便说:“母亲,先坐。大夫在看呢,等会儿就下来了。依我看没有大碍……”

“依你看,这两个孩子还没有大碍呢吧?”陶老夫人斜靠在沙发上,说。

陶夫人被老太太一句话说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忙说:“母亲,我知道您老人家着急。有什么怪罪的,您只管怪罪我。是我没看好他们,让您操心了。”

“奶奶,不能怪母亲的。”陶尔安轻声开口。被陶夫人拦了下,还是微笑着对祖母说话,“就我知道的,老七已经算是好的。奶奶也不是不知道静漪的性子……”

“大姐。”陶骧开口。

尔安看一眼他铁青的脸,没有说下去。

陶夫人转向陶骧,问道:“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合家都在等着静漪回来,居然是在这样回来的。吵架吵到外头去,还动了家伙,这真是头回听说!老七,你们这是存心想要折腾的我再丢一个孙子是不是?”

陶骧一怔。

见他发了愣,陶夫人轻声说:“静漪有身孕了。还不到两个月。原本身体调养的不错,胎相很稳。只是这些日子劳累,加上今天是激动太过,才会晕倒。老七,这些日子要静养,你不要和她再起冲突。无论如何,她和胎儿眼下是最重要的。其他一切事情,都排到后面去。”

她说着话,语气就越来越严肃。

陶骧望着母亲,抬手按了下额头。

“我上去看看她。”他说。

“她刚醒,你上去看看也好。只别让她再激动起来。”陶夫人说。

尔安皱了眉,说:“还是不要吧……这会儿静漪看了他,还不得……”

“老七上去。”陶老夫人开口。

她手上那串佛珠,磕在沙发扶手上。

陶骧点头,同母亲和姐姐也点点头,上楼去了。

听着他的脚步完全消失,陶老夫人才开口问:“没有怎样吧?”

陶夫人摇头,说:“只是不肯说话。怎么问也不说。许是见了老七能好些?”

“我看险。”尔安不以为然。看老祖母沉吟,她不由得抱怨,“奶奶,亏得您疼她……我当初就说,就算老七肯,也不要勉强。强扭的瓜不甜。”

尔安气的很。

陶夫人眉头一皱,转眼看她,她说:“母亲别怪我说话没轻没重。在我看来,就是这样的。”

“好了。”陶老夫人开口,有些不耐烦地说,“都住嘴。现在要紧的是这个吗?”

陶夫人和尔安都住了口。

陶老夫人看了儿媳妇,问道:“我听你话的意思,静漪怀孕,你早前是知道的?”

陶夫人沉吟片刻,明知也是瞒不过老太太的,就说:“前阵子她受伤,赵大夫给把脉,看出些迹象来,只不能很确定。一直小心用药的。是我看她的状况,不让声张的。等稳定下来也就好了。这次回南京去,我让张妈跟着。旁人去我也不放心,张妈对老七和静漪的心这府里上下都知道,我更知道。”

陶夫人说着,看了看下来后便默默立于角落的张妈。

尔安吸了口凉气,失声道:“母亲,您这心思用的!被静漪知道了,这……”

“她若是定了心思给老七生儿育女,我也不至于这么小心。”陶夫人说,“再者,如果她连自己的身子都照顾不好,怎么能护的好孩子、将来怎么能护的好老七?”

尔安见母亲是这个态度,虽不赞成,也住了口。

陶老夫人见她们都看着自己,摆手说:“亏你这么用心。静漪呢?自个儿没疑心?”

陶夫人看了张妈,张妈说:“也疑心的。少奶奶身子一直在调理中,有些个异常她没有太往心里去。这些天心情不好,到南京就不舒服。少奶奶本想晚些时候回来,让医生检查下的,就是没来得及。”

张妈说的没来得及,陶老夫人她们都明白是什么事,也就没有问。

屋子里静下来,各人都存了自个儿的心思,一时谁也没有出声。这明明是一件再好不过的大喜事,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儿,让人没办法儿全心全意地高兴起来。

还是陶老夫人先舒了口气,气氛稍稍松动。

“母亲,这是喜事。恭喜母亲又要添曾孙了。”陶夫人说。

“我也恭喜你,又要做祖母了。”陶老夫人微笑了。她叫张妈近前来,“张妈过来。我有话要吩咐你。”

她细细吩咐张妈这些日子要注意些什么。

她本就通医理,叮嘱起来自然不含糊。就连刚刚下来的赵大夫,听了也陪着点头。

“张妈你是府里的老人儿,怎么做不用我多说。照顾好七少奶奶,是你大功一件。”陶老夫人说着,让她下去。抬眼看了赵大夫,微笑,“生受你了,赵大夫。劳烦你照顾孙媳妇。”

“恭喜老太太,恭喜太太,七少奶奶没有大碍,这些日子小心照看就好。这可是府上的大喜事。”赵大夫忙说。

“家里多年没有这样的喜事了,的确值得庆贺一下。”陶老夫人满脸喜色。

赵大夫又说了几句吉祥话便告辞。

“德广,送赵大夫出去。”陶老夫人微笑着说。

等医生走了,陶夫人看着她脸色,问道:“母亲是这就回去,还是上去看看?”

陶老夫人摆摆手,看着媳妇,说:“往后还得你多操心。这两个小冤家,没一日消停的。难为你了。”

“母亲这是说哪里话。”陶夫人心里一暖,说,“我也只盼着他们好罢了。”

“你去忙你的。前面还有不少事,盛川等着消息呢吧?告诉他去吧。这是好事,也让他高兴高兴。”陶老夫人说。

陶夫人想着老太太必然是想留下来和静漪说说私房话的,况且也确实要回去和丈夫说一说。她便让尔安留下,自己带着人先走了。

尔安陪着祖母,替她捶着手臂。

“大姑娘,”陶老夫人开口。

“是,奶奶。”尔安见祖母有话说,停下来手。

“你也是四十岁的人了,我素来觉得你虽脾气急些,遇事是稳重的。这回打你回来,我从旁看来,你还得再沉些才好。”陶老夫人说。

尔安知道祖母的意思,轻声说:“奶奶教训的是。可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好几年了。眼见着她折腾我兄弟,我沉不了。奶奶,您告诉我,到这会儿,您有没有后悔赞成老七娶这门媳妇儿?”

陶老夫人沉默。

“娶妻求淑女……她怎么看也是好的,只这样脾气,真受不了……老七若是软和些的性子,整日供着她也成。老七偏又不是。他还担着那么重的担子,整日让他为了她烦心么?”尔安说着,轻声叹了口气,“奶奶您就不心疼老七?”

“老七怎么样了?”陶老夫人似乎没有听进去,转而问道。

尔安听了听楼上的动静,问:“让人上去看看?别再一言不合,又出什么幺蛾子……”

陶老夫人瞪了她一眼。

尔安又笑出来,过一会儿,才说:“要说,我刚刚听大夫那么一说……奶奶您知道我心里有个什么念头么?”

“什么念头?”陶老夫人问。

“凭这两个,生出来的娃娃,得是多好看呢?”陶尔安说着自顾自地笑起来,简直完全不见了刚刚那副一肚子怨气的模样。

陶老夫人莞尔……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