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四章 渐行渐远的帆 (十六)(1/2)

“进来。”他说。

“司令早。逄旅长和岑参谋来了。”李大龙推开门,请逄敦煌和岑高英先进。

陶骧看了三人一字排开敬礼,点了点头,说:“稍等。”

他抱了囡囡走到书房门口去,将她交给张妈。

“广叔,我会派人去什川接老太太回来。府中护卫,这几日也加强警戒。事情可能没有那么快过去。”他交代着辂。

“明白,七少爷。此事还未向太太和大少爷禀告,是不是……”哈德广看着陶骧。

陶骧沉吟片刻,说:“和缓着同他们说。”

“是。我这就去。”哈德广说完一躬身,急匆匆地走了骖。

张妈原本想再提醒下陶骧,但见他是有要事要处理的样子,也只得先带着囡囡走开。

陶骧回了书房,看看逄敦煌等人,说:“说吧。”

李大龙出去,在书房门外守着,岑高英才拿出皮夹来,将那上面的一条条记录逐一向陶骧汇报,边说边将相关电报也交予他。逄敦煌并没有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听。他点了支烟,踱到窗前,听着岑高英说:“……消息是昨天夜里从上海传过来的,跟我们之前掌握的并无出入。除了指控迫·害和秘密处决民·主人士和学运领袖,就是西北军近几年亏空地方税收、导致地方政府入不敷出。被害的民·主人士和学生领袖名单列的很清楚,都在这里……挪用税款、亏空财政收入的具体数字也有。另外,他们还指责您和外国使节过从甚密,为了谋取一姓一家之利益,与其签订秘密协议、还大肆购买军火……”

岑高英说到这里,停了停,看看抱着手臂端坐书桌之后的陶骧。

陶骧微合双目,说:“继续。”

“从凌晨起,得到消息的部分学生就开始预备。今晨集结了数百人,在城中散发传单。号召城中百姓上街头示威游行,向省主席请愿。这是传单……他们要求蒲主席清查税款,要求停止迫·害民·主人士和学运领袖。眼下没法判断游行的规模。不过能确定的是,会有武装人员混迹其中。恐怕到时候他们会借机生乱。”岑高英说。

陶骧点了点头,问:“省身,你的看法呢?”

“蒲主席什么意思?”逄敦煌靠在窗边,问道。

“尽早控制局面。”陶骧说。

逄敦煌说:“意料之中。陶司令你呢?”

“仅仅控制局面反而很容易。所有的部署已经完成,只需一个命令即可。不过我想,有人是希望看到这里乱一乱的。”陶骧说完,指示岑高英下达通知,半个钟头之后,在司令部举行紧急会议。岑高英领命离开,他才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示威游行有何不可?西北军所欠债务,早已清偿完毕。我正愁人不知道呢。”

逄敦煌愣了下,过了一会儿才说:“我有个疑问,牧之。”

陶骧点头。

“这次的事,是不是跟静漪有关?”逄敦煌问。

“为什么这么问?”陶骧反问。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