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四章 渐行渐远的帆 (十八)(1/2)

她慢慢地走下去。阔大的院内,曾经留下过多少她的脚印,是数也数不清的……

陶骧依旧站在门外,只是身边多了几个人。

她隐约辨得出那几位都是谁,心里也明白此时他们谈的必是要事。她放慢脚步。待她迈步出了院门,便只有他独自站在那里了。

“我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张妈知道是哪几件。麻烦你让人给我送来。”静漪轻声说。

陶骧替她开了车门。等她上车,他对司机说去七号,并且他也并不等静漪同意,便吩咐开了车。

静漪已经累极。

陶骧是无论如何不会再和她居于一处的,这一点她并不担心。况且不管将她安置在哪里,都只是暂时的。陶骧必是已经做好安排,送她尽早离开此地的……

车窗外飞快掠过一道道岗哨,夜晚的街道寂寂无声。在这寂静之外,是什么样的情形,她不难想象塍。

她心乱如麻地闭上眼睛,靠在车门上,甚至不能睁眼再看陶骧一眼。

陶骧直将静漪送进七号。

她下车时,他坐在车上未动。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静漪走了两步,发觉车子并没有立即开走。

丛管家带着人来接她。也许是陶骧事先有过交待,丛东升没有多话漓。

静漪转身入内时,才听到车响。

她并没有再停下脚步,而是以更快的速度走了进去。

她想……那片刻的工夫,他像是在等待什么。但是他并没有等到……就像她有时候也是在等待的,等待一个奇迹的发生——可奇迹之所以是奇迹,就因为比万一还要稀罕。尤其在他们两人之间。

陶骧终于是离开了。

静漪让使女将屋子里所有的等都熄了。她缩在被底,将自己紧紧包裹住。惟其如此,她才能抵御遍布全身的蚂蚁咬啮般的密集疼痛……而她知道,这才刚刚开始。在往后的日子里,像这样蚀骨疼痛,会紧紧跟随着她,由黑夜至天明。

·

隔日清早,静漪在鸟鸣声中醒来。她躺在床上听了好一会儿。她的卧房环境幽静,院子里却有一个很大的笼子,里面养着许多珍奇的鸟儿——她这两日足不出户,这里又人迹罕至,除了不叫不到跟前来打扰她的两三个丫头婆子,这些鸟儿的叫声,是这院子里唯一的动静。

厚厚的床帐垂着,等微弱的光透进来,她披衣下床,打开怀表看了眼时间。

她弄出些响动来,外面才有窸窸窣窣的响声,不一会儿有人敲门。

她去开了窗透气,清早的新鲜空气扑面而来,鸟鸣声更大,渐渐吵嚷成一片。她望着被光秃秃的花木遮了大半的鸟笼,依稀能看到蹦蹦跳跳的鸟儿……她已经在这里住了两日,虽样样被照顾的舒适惬意,却忽然觉得自己竟像了那笼中的鸟儿。

“小姐,离那窗子远些吧,仔细着凉重生明珠最新章节。”身后有个轻细的声音,熟悉无比。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