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六)(1/2)

静漪进来本预备着看到一番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场面,却也没料到冯老夫人看上去并无大碍。

就在刚刚老夫人抬起手来,似乎是要招手让静漪过去时,静漪抑制不住自己心头的震颤和激动,紧走几步上前,跪下来,磕过头,膝行至床边。

冯老夫人忙让人搀静漪起来,呆住似的望着静漪。好久,她才伸手过来。

她的手白皙到几近透明,简直看得到瘦瘦的骨骼。

静漪托住她微凉的手,小心翼翼地。面前这老人的手连同她这个人,在她看来都是极其脆弱的……她张张口,想叫她,却没能发声,但是眼泪在嘴唇合拢的刹那,滚滚而落旄。

冯老夫人捧了静漪的脸,拇指不住地给她擦着泪。

她不声不响地将静漪搂在怀里,搂的是那么紧……静漪闻到她身上潮润的药气,眼泪潮水般的往外涌,止都止不住。只一会儿便哭的头发昏,还好她心里仍明白,硬是要忍了泪,借着床边的灯光看着冯老夫人,问道:“您……您这是……哪里不好?现在哪里不好?刚刚她们去说的……”她说着,看看四周,期望谁这个时候快跟她解释下冯老夫人的情况。

冯老夫人一身药气,愣是让她想起过世的母亲来。记忆中所有关于母亲病痛的那些片段,雪片般的出现在眼前峒。

陈妈和一旁站着的婆子丫头们,都垂着泪。见她望向自己,陈妈忙说刚才太太就是着急,胸口闷的很,险些昏过去呢。

静漪听到“险些”二字,顿时回头望了冯老夫人。如果她的判断没错,从走进来看到的那一幕开始,冯老夫人的确不像是病的太重……她望了冯老夫人。

“到底怎么样呢?”她借着光查看冯老夫人的气色。面色是有些黯淡,但看起来是因为伤心多过病痛。

“这点病痛,哪里碍事。”冯老夫人抚弄着静漪黏在腮边的碎发,看她一脸泪、一脸汗,禁不住心疼起来。颤巍巍的手拿了帕子,细细的给静漪拭泪拭汗……手帕沿着静漪面庞的轮廓、眉眼、鼻梁一点点拭着,像是在确认什么,她将静漪的面容仔细地看着。“……孩子,总算……能再看你一眼了……”

静漪就觉得一阵钻心的疼。

她眼看着冯老夫人脸色变的差起来,忙扶着她让她靠在被子上,低声问她觉得哪里难受。她查看时竟不像平时,对着这位老夫人,她手都不太敢用力气去碰……这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随身带的小箱子并没有拿进来,刚刚她只顾得往这边闯了。

“陈妈,麻烦你出去替我拿药箱来。”静漪说着就要站起来,不想冯老夫人握住了她的手。

静漪呆了下,重坐回床边,望着冯老夫人。

“我病都好了。你不要忙……”冯老夫人说着话,突然咳嗽起来。

“怎会好的这么快?”静漪给她拍抚着胸口,“这都是路上劳累了些。也是情况太紧急了,来不及从容安排……我瞧着您可不只是伤风,是不是平日里胸口常常发闷?”

“也不碍事。不过有心气痛的毛病,不时发作。”冯老夫人咳嗽地轻些,见她着急,也晓得瞒不过她,缓缓地说。

静漪顿了顿,忍了没有出声。

冯老夫人拿帕子掩了口。片刻,静漪便看到她眼中有泪光……她就知道自己虽然不说,冯老夫人恐怕也明白过来了——她母亲就被这病折磨了多年……想必都是从心里来的。

她略低了头,给冯老夫人掩着被子,道:“您要紧宽心些……是我不孝,早该来的……这些年没能好好儿照顾您……”

陈妈给端来了水,静漪喂给冯老夫人,听陈妈道:“程小姐,您别太难受。太太是好些了的,就是咳嗽的厉害,整宿的睡不着……太太平常时候身体倒还好的,就这一路上担惊受怕,才病了。程小姐,我这就去给您拿药箱……”

静漪点点头。

陈妈一走,冯老夫人挥挥手让一旁的仆妇都下去,说:“不用都在这里。”

等她们都退下,冯老夫人说:“我们跟前儿从不缺人照顾的。你看就是这般,还是跟着这些人,在家里,这些年有意省俭些,说仆从如云也不为过。我看你是新派人儿,又是留洋回来的,别嫌我们谱儿摆的大些。虽是依着老规矩过日子,从来也是能屈能伸的。你那姥爷的派头,你也是见识过的了,你们还惦着接他出来,往后有你们的苦头吃……”

她语气极温柔。虽是耄耋之年的老妇人,声音却仍软糯清脆,听起来令人舒服的很。

静漪发呆似的望着她,待反应过来,冯老夫人说了什么,更是呆了呆。

这虽是想了许多年的事,一时成真,她却仿佛在梦中,不敢信竟是真的,只是张了张口,没能立即出声。

冯老夫人温柔地拍拍静漪的手,说:“知道你是西医,我很怕针呀水的,又凉又疼,苦却是不怕吃的……别给我打针,成吗?”

“打针好的快些,姥姥。”静漪俯身过来,搂着冯老夫人。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