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十)(1/2)

辗转反侧之间,她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一层层的暗影叠在天花板上,雕出来的花纹似的。

过了好久仍是睡不着,她干脆起身取了件晨褛出了卧室,走到遂心的房门口听了听声音,还没推门便听见门上有被挠动的声响。她有点想笑。推开门,果然雪球扑了上来。她防着雪球叫起来吵着遂心和看妈,忙把雪球拎起来抱在怀里。

轻声哄着雪球让它不要吵,循着微弱的灯光走到床边去。

看妈还是被惊动,见是她,要起来,静漪摆手熨。

她低头看了遂心安稳而眠。这孩子不挑嘴亦贪睡,婴儿时期就是个好带的孩子。只是那时她没能好好陪着她……还好有遂心。

这念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让她心猛的一抖。

她时常想着如今的境况时时艰难,幸亏有遂心,什么样的日子里都能看到阳光听到欢笑,觉得有希望轿。

可现在她居然想,还好有遂心,不然有个万一,她还剩下什么呢……陶骧还剩下什么呢……

静漪按着床沿,身子有点发僵。

也许是逄敦煌他们出事给她的刺激太大,尽管她总是要将这些深深埋在心底,连悲伤都要藏住,还是会在夜深人静之时,偷偷溜出来的。

她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少奶奶睡不着么?天气是有些热。”福妈妈给静漪倒了杯温开水,“夜深了,还是不要喝冰的吧。”

“都说了你晚上不用守着囡囡的,就回你房里去睡。她都这么大了。”静漪低声对福妈妈说。

福妈妈笑笑,说:“夜里醒了要是看不到囡囡,我也不踏实。少奶奶,囡囡还小呢。”

“老这么着,将来她去读书,难道还要带着你们?”静漪也笑笑。

福妈妈却说:“要是那样也好。”

静漪愣了一会儿,不由得想起从前她出门读书时,那些中学同学中真有不少是随时又丫头婆子伺候着的……回国来这将近一年,也遇到过几名当年同窗,没有例外都由娇气的贵小姐成了富太太。她想想彼时念书时,她们便已经是订过婚的了……她将雪球放下,看着它跳到遂心床边那脚凳上蜷缩成一团,她也坐到遂心身边——遂心一天天长大。不知她将来会选什么样的路来走呢?

不过不管她选什么样的路走,她得想办法让自己成为一个开明的妈妈。

她俯身亲了亲遂心。

遂心睡的很沉,只是轻轻一动。圆鼓鼓的脸蛋儿好看的很,惹的静漪又亲了亲……蜜糖一样的女儿,她真恨不得含在口里。

福妈妈笑着说七少奶奶,瞧您,一会儿囡囡给您弄醒了,该不乐意了。囡囡被吵醒了,睡不够的时候脾气很不好呢。

静漪忙忍了去揉遂心脸蛋儿的念头,搓搓手,低声咕哝道:“有其父必有其女……都一个样儿……”

陶骧就是这个脾气。只是能忍耐,轻易不发出来。可是睡不够的时候,脸绷的跟石头似的硬……也不想想,他不让人睡的时候,人家也跟他似的绷着脸行不行……她轻轻地又哼了一声。

想着他那句“早点休息”,接着便叹气。

弄不好这个时候,他还没得休息呢……

“少奶奶说什么?”福妈妈没听清,轻声问道。

“啊,没什么。”静漪忙说。她给遂心掩了掩被子,同福妈妈说让她也睡吧,也就离开了。雪球只是在她离开时抬头看了看她,又照旧卧在那里了……她关上房门好一会儿没有走开。看着遂心的时候她心里满满的,刚刚那个念头让她满满的心像被砸开了一个洞。

她根本就不敢想下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