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二十五)(1/2)

快到杜宅,静漪吩咐司机开车慢些。

街上设了卡,先是警察署的,后是杜家的。陶家的车子常来常往,过关卡并没有被拦下来。通过最后一道关卡,就已经可以看到杜家大门。

杜宅所在的这一区,完全是西式的建筑。杜宅占了此处半条街,且也不像别家,因为杜文达妻妾众多,又四世同堂,杜宅内各处的院落虽连接成一片,却都是相对独立的。要举办舞会的这个花园,平时是半开放的,此地邻居也时常踱进来散散步。但今天因为要举办舞会,早早就拉起了绸条,禁止外人入内了——时间还早,为舞会服务的人和车子已经忙碌不堪。

静漪从车窗内就看到花园墙上挂起的彩绸和灯盏。她来杜家倒没有一次是有些闲暇来逛逛花园的,此时看到阔大的花园里那绿绒毯似的草坪,挂着万国旗的高大松树,也有一丝放松和愉快……杜家的花园养护的都很好。尤其那些面积大小不等的草坪。她想起很久以前,陶骧坐在庭院里,看着女儿在草坪上奔跑的样子来……

静漪转过脸来,看着紧紧抱着打了漂亮的绸子蝴蝶结的纸盒子的遂心,摸摸她的脸旄。

遂心抬头看她,甜笑。

“在想什么?”静漪搂了遂心。这孩子从早上起来就在准备下午出门的事,神神秘秘的。据说这盒子是她要带给逄敦煌的礼物,问她是什么,她也不肯说。

“我在想,逄叔叔会不会生我的气……从前我生病的时候,逄叔叔就每天都来看我。”遂心轻声说崛。

静漪想了想,说:“不会的。逄叔叔的伤需要静养,不好打扰的。再说逄叔叔住在杜伯伯家里,要守杜伯伯家里的规矩。我们若是天天来,也会打扰杜伯伯的,是不是?”

“哦。”遂心似懂非懂的,不过静漪说的逄敦煌需要静养,她是明白了。她嘟了嘴,“可是妈妈,我不会吵到他的……逄叔叔为什么不住自己家里?这下他的屋子真的可以养蜘蛛了。”

静漪笑出来,揉了揉遂心的脸蛋儿。

遂心的童花头也被她弄乱了。遂心很好脾气的摇了摇头,整理一下,说:“唉,逄叔叔得有一个太太。”

静漪愣了片刻,几乎大笑出声。她忍着笑,说:“我们囡囡,真是很会操心逄叔叔的事呢。”

遂心不赞成她这么说似的皱了眉,说:“逄叔叔说的呀,我就像他的女儿一样。妈妈,我看小梅阿姨是很好的。”

静漪笑着点头,还没说什么,就听遂心问道:“妈妈,小梅阿姨今晚会来么?”

“会的。”静漪搂了遂心,回答。她很喜欢、很喜欢女儿小小年纪就有些体贴人的心,和温柔待人的善意。而且遂心虽然是孩子气的想法,但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逄敦煌养伤的这段时间,小梅没少看顾他。他搬到这里来养伤,梅家和杜家素来有些嫌隙,小梅当然不便登门探望了。不过那天她过来看望,小梅也一同来的……逄敦煌的性子,对谁都是热情的,尤其是女人,当面绝不会给人难堪的,可唯独对小梅,客气是始终客气了些。

静漪微微皱了眉。

遂心看了她,说:“妈妈,到了呢。”

静漪回神,车子已经停在园内。她往外一看,便看到杜夫人站在不远处,身旁跟了几个人,都是雪白的府绸旗袍,显得闲适而清静。杜家的听差过来开了车门,静漪下车来,见后面陶夫人的车子还没有开进来,微笑着带了遂心过去先同杜夫人打招呼。

杜夫人眉开眼笑的,见了静漪高兴,见了跟着来的活泼可爱的遂心就更高兴。

静漪站在一旁,看遂心很有礼貌地和杜夫人说着话,心里说不出的舒服。

“才能几天不见着,真想死我了。囡囡今天就跟着杜伯母,哪儿也不去,好不好?”杜夫人笑着问遂心。

“嗯……可是要是有人请我跳舞,我能不能走开一会儿?”遂心眨着眼。

杜夫人听了,不禁大笑,连连说好,“就是不知道今天晚上谁会请我们小公主跳舞呢?”

“你这孩子,还真是有想法。”静漪也笑着说。

“有女若此,夫复何求啊?老太太来了……”杜夫人牵了遂心的手,一同等陶夫人下车。

陶夫人由秋薇和张妈搀扶着下了车,先道:“原是我贪看园子里的景儿,可是司机却开过了头。让你久等了。”

杜夫人忙笑道:“哪里哪里,您快里面请。已经备好了茶点,先用一用。晚饭时候还早,我们老太太说,她亲自监督厨子做您爱吃的几道菜……前儿您二位聊起来,说是沪上没有地道的西北菜馆子,都是没有合适的食材的缘故。我们老太太就留了心。”

“费心了。”陶夫人微笑点头,“不打仗的时候,此地都难得那些;如今物资紧缺,有些东西就更难得了。”

杜夫人笑着点头称是,请了她们进屋。

此处院落极幽静,进了屋子便更显得安宁,也凉爽好些。

随杜夫人一道来的是杜文达的几位姨太太,陪着坐了一会儿,杜夫人便打发她们先走了。

“说不让提前告诉省身,我就果然没让人漏口风。这会儿省身午睡该起了。”只剩下她们几位,杜夫人说。她说完,让侍女过来,吩咐她摇电·话过去,问问逄军长的医生。“这个院子最幽静,静养最好。本来是住在这栋房子的,省身来了两日,瞧着后头那木屋喜欢的很,搬过去了。”

静漪笑笑。

这逄敦煌,在病中,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所有人对他格外宽容温和,真是越来越依着自己的性子来了。

“我这就过去看看他吧。”陶夫人道。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