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二十六)(1/2)

“元秋!”逄敦煌伸了伸手臂。久不活动,全身僵硬。他想着要再这么下去,人简直都要废掉了。

说是在这里养伤,其实闷的很。

日常见到的便是这有限的几个人。杜文达忙碌,也不能每日过来同他说一说话。连元秋都已经闷的要发狂了。

“逄军长,要什么?”有人在他身后轻声问。

是跟着他一道出来的高瓴医生旄。

逄敦煌回头看了她,说:“哦,没什么。高医生今天要去参加舞会么?”他继续活动着手臂,看了这位年轻的女医生。

他换来这里养伤,孟颂华医生就派了这位得力助手特别照顾他。高医生和一位特别看护将他照顾的很好。

“不去的。我不会跳舞。”高瓴微笑道嵛。

“那多可惜。”逄敦煌转回头去,望着园子里茵茵碧草和挺拔的松树。一丝风都没有,不然松涛阵阵,仿佛音乐,心都简直能翩然起舞……他微笑,“虽说是妇救会的公益舞会,跳跳舞、高兴一下,何乐不为?”

“您要去吗?杜先生不是请您过去?”高医生跟着问道。

“我么?”逄敦煌手掌落在头顶,笑着,“我还是不去的好。”

杜文达同陶骧一道来看往他时,说起今晚的舞会,问他要不要去参加。陶骧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虽没说什么,他可是能知道陶骧什么意思——不就是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就算是去了,也不定有人相信他就是那风流倜傥的逄将军么?

再说这么招摇的事,的确是不做的好。

与他们短短相聚,能说的不多,可也听得出来,别提陶骧行动间必须隐秘,杜文达是叱咤上海滩的人物,也担着巨大的风险呢……他如何不明白,现在是越小心行事越好?

他是没想到陶骧会来探望他的。送走陶骧后,杜文达与他又坐了很久,说起来也是感慨。杜文达说陶司令连家都没回过呢……

逄敦煌出着神,只望着园子不言语。

高瓴见他这样,就安静地陪在他身边,也不言语了。倒是逄敦煌回过神来,看她低了头,抱歉地说:“看我,竟然走神了。高医生,这阵子你也辛苦了。我的情况越来越好,你也可以不用每天都在这里。听说你医院的工作也很忙碌,我是有些过意不去。有郭小姐在这里就足够了。另外也有元秋,有什么事,我自然让他们打扰你的。”

“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专门照顾您的。”高瓴轻声说。

“哦,我的意思是……”逄敦煌还要说,但看高瓴的眼神,他顿住了。他旋即一笑。

高瓴也微笑,道:“逄军长,是因为密斯梅吗?”

逄敦煌笑笑,没出声。

密斯梅……密斯梅自打他从医院搬出来,就只来过一回,还是和程静漪一道来的。就是那一回,让他觉得恐怕她是不会再来的了。

“并不是的。”逄敦煌说。

“若是因为我,密斯梅同您闹意见,我可以向她解释的。”高瓴声音很轻。

逄敦煌似完全不在意,听着高瓴说话,他仿佛又听到了一阵轻轻的笑语……他漫应着:“不必。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梅艳春的心思他并不是不懂。至于她对高瓴会有什么误会,他倒觉得不至于;即便是有,那也不过是因为高瓴如今同他朝夕相处……他并不打算消除这种误会。

“我也觉得若是特为地去解释,反而不好。密斯梅是很大方的,为人十分的好。医院里的同事都很喜欢她。”

逄敦煌微笑。

是的,小梅是个很善良的姑娘。

他听到元秋在喊他,站下来,回头便见元秋从屋子里出来,正对他挥着手。他皱眉,道:“越来越不像话了。”

元秋三两步从台阶上跨下来,跑着来到逄敦煌面前,连说带比划的,“陶……陶……陶太太……”

逄敦煌眉一蹙,说:“跑两步便喘成这样。从明日开始,你每日早晚围着这园子跑上五十圈。我看你是久不操练,回头枪都扛不动了。”

“不,不是的……是陶……”元秋摆手。

“逄叔叔!”脆而又脆的童音,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