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三十五)(1/2)

白的起腻的肌肤,黯淡的光里,反而更加呈现一种珍珠般柔腻的色泽……她抬手拢了拢鬓边散发,看了陶骧。

他说小气鬼三个字的时候,让他们之间的空气都带着颤。他心情很糟糕,她知道。所以她的心简直就像是被什么揉来揉去的难受着。这一难受,刚刚冒出来那一点点故意同他斗气的心思,早就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可是他安静沉稳的什么都不表露。就算她跑到他面前来了,都没能有一点点放松和喜悦,这脸色这表情,简直就差那两道浓眉拧到一起去了。让她非常想就在这儿,揉揉他的眉心。

但她就这样看着他,同样一动不动的。

夜色是越来越沉了……

陶骧转身,不看静漪,他扶了铁栏泶。

水轻缓地拍着岸边,一浪又一浪,让他心里渐渐放松。

她柔软的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握住。圆嘟嘟的手指抵在他的手心。一下一下碰着他的手心,时轻时重。他手心痒痒的,心里也有点痒,但是他没有表示什么。

“孟医生在读书的时候,就是深受老师赞赏的学生。这些年他时时精进,比起一般的医生,更值得信赖。有他在,诸葛参谋不会有大事……你不要担心了。”静漪轻声说铕。

他们就这么安静地站在这里,虽然也不知什么时候会被什么事情打扰,哪怕多一秒也是好的。

她慢慢靠近他,但是又没有过于亲密。

不过她很想抱抱他,哪怕只是片刻。她很想念他……就只是看着他,她都觉得自己仿佛随时都能化作一泓春水,落入这平静中蕴藏风浪的水中,随之汇入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念头让她轻轻打了个战。

陶骧发觉,反手握了她的手,说:“好。”

静漪歪了歪头。

额头就轻轻碰了碰陶骧坚实的上臂。热乎乎的,隔着衬衫,热力传到她额头。让她瞬间脸上都发热了……她吸了吸鼻子。

他说好。声音有点发紧。

她知道里头手术没完,在他得到确切消息前,是不会真正放心的。他一定是在为没有及时发现下属状况内疚……她轻声说:“我很爱你这样。”

她说的有点含糊,陶骧也含糊地应了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她如今总在担心,他们每一次的相见,都有可能是诀别。她要说的话,总是明明白白地说出来,让他听着,也记着。

“你的确是粗心了些。”静漪转了身,靠在铁栏上,抬眼望了陶骧。

陶骧闷闷地哼了一声。显然仍不悦,不过并没有反驳。

她的长裙随着微风轻摆……他得承认,尽管这会儿凉意阵阵,他也很爱看她这么美丽地站在自己面前呢。

“你在想什么?”静漪问。眼睛闪亮闪亮的,星星似的。

陶骧松开她的手,也转了身,站在她身旁,低声问道:“刚刚你自己站在这里,想什么呢?”

一阵高声传过来,静漪看了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听到陶骧说那是裴亮工的大嗓门儿。她点点头,说:“也没想什么……就是有点感触,若是我有能力,能多做些事就好了。可惜我能力总不够。”

陶骧沉默着。

两人半晌都不说话,直到路四海过来,说司令,裴司令接到命令,马上要下舰,回基地开会。董舰长和他一起去,刚刚离开,要我来同您说一声。

“知道了。”陶骧说。路四海悄然退下了。

他看看外头。裴亮工一行行动非常迅速,已经下了舷梯。他转回身来,说:“亮工是难得的海军人才。”

静漪望着岸上驶离的汽车,说:“小时候,常看到父亲书房里那帧相片,是他早年留学的时候,在英国人的舰艇上照的……那时候父亲又年轻,又有雄心壮志。”

陶骧微笑。

他看过那相片。但不是在程世运那里,而是在程之忱的办公桌上。程世运年纪已经不轻,雄心壮志却也未见消退,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后来我听三哥说,那张相片对他影响太深……我今天站在这里,才有很深切的体会。我知道,你是不愿我体会到这些的……”静漪声音低下去,“但我亲眼看到些,反而觉得安心些。我明白你们都有些什么,又用什么来和日本人作战。”

陶骧伸过手臂来,拢了静漪的肩膀,让她靠近自己些,“好了,不说这些。”

“嗯……我刚刚在里头,看到诸葛参谋带的相片。他太太和女儿的。”静漪说。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