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四十五)(1/2)

云胡不喜,番外:《思君迢迢隔青天》(四十五)

静漪正怕惊动了陶夫人她们,不料还没等她说呢,李婶就已经叫了出来。ai悫鹉琻她忙摆手示意李婶不要声张。

“先生您这是打哪儿受的伤啊?要紧吗?”李婶也知道自己这般一惊一乍的不妥,可是看静漪腿上那大片的伤痕,真是瞧在眼里由不得她不心惊。再看看跟在静漪身后的程僖他们,一个个儿脸色都好不到哪儿去。她忙闪开,请静漪快些进门,“先生您快点儿进去上药吧……”

“小姐?”

静漪一只脚还没进门,又听到秋薇的声音。她心里暗暗一叹,心想这顿抱怨可是躲不过去了。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秋薇说着话,将身上的围裙摘了跑过来,搀着静漪就问。她脸上瞬间便涨红了,也不等静漪回答,看了程僖,“阿僖,十小姐可是好好儿地出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遇到什么事了嘛?瞧这伤的!龛”

程僖喏喏,正要说话,静漪摆了手,说:“李婶,阿僖他们都没用早点呢,你去安排安排。阿僖,等下你就回去,别跟九哥说我受伤的事儿。就说我这儿都好,晚点儿我过去跟他商议点事情。”

“是。十小姐。”程僖点头,看静漪由秋薇搀着坐下来。他满心愧疚没保护好十小姐,“十小姐,我……”

“好啦,我就是走平地都能跌跤的人,磕磕碰碰有什么大不了。甭把这当一大事儿,不然以后你们谁还敢跟着我出门儿?快去吧,一宿都没能歇歇。但是记着,别跟九少爷提,不然我可真恼了。”静漪说着还笑了,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丘。

等李婶带着程僖他们退下去了,静漪才吸了口凉气,还没缓过来,就看秋薇眼泪汪汪地看着她,于是也剩下那半口凉气只好咽下去,问道:“昨儿晚上睡的好吗?老太太和孩子们都好?之忓呢?”

她问着话,就听见哗啦哗啦门响,四下里看看,又问道:“是白狮吧?”

“嗯,昨晚上过来,白狮就焦躁不安。刚刚之忓大哥出门,我把它送后院去了。我这是给您这一吓慌了神,竟忘了它了……之忓大哥去六号了。还是得照应着那边。”秋薇起身疾步往后门去。静漪看她一走,俯身看膝上的伤处。从膝盖往小腿处,约有两片手掌那么大的擦伤,血渗出来,呈半凝固状。沙粒尘土黏在伤处,看上去着实肮脏……她抬头看看公寓里的陈设,同她上次来看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这是照陶骧的意思提早预备的住所。她当初并不想这么麻烦,他却说狡兔三窟、有备无患。如今看来留有后招的确是从容的多。这一处房子虽然也不大,暂时容身是很可以了。

她正想着就看白狮跑了过来。她伸手摸摸它的头,让它乖乖卧下,对着白狮问:“来了生地方了,忙坏了吧?没少给家里人添乱吧?”

秋薇说:“可不是吗!别说是白狮了,昨儿晚上上上下下都没消停了。老太太说白狮没见着您,不安心。还是囡囡拖着它,它才听话些。”

静漪又摸摸白狮的头,说:“好。白狮就留在我身边儿吧。它这才好些,等完全恢复了再说。”

秋薇明白过来静漪的意思,看了她,问道:“小姐决定了?”

“决定了。”静漪望着秋薇。她知道秋薇必然是会与她共进退的,但如今还有几个孩子在身边。“我希望你带着孩子们跟老太太一同撤退。”

“小姐……”秋薇低了头,“先不说这个,先上药。”

“我是同你商议。如果你想留下来也可以。不过为了孩子们着想,你必须走。这也是当日你和我商量过的。往后怎么样,也未可知。我必须保证你在我身边一日,都是安全的。”静漪说。

秋薇沉默片刻,看了静漪,点头道:“我听小姐安排。我们留在这里,反而会成为小姐的负担。如果小姐不安全,那么姑爷、三少爷他们,也都会有麻烦。这我懂,小姐不用担心我想不通。我也已经跟阿图说过,他让我听您的。”

静漪握了秋薇的手,使劲儿握了握,却忘了自己手上有伤,不禁吸了口凉气。

秋薇哎呀一声,说:“瞧我这记性……”

她要去拿药盒子,静漪就说自己回房间去上药,“顺道换换衣服。我得去九哥那里一趟。”

“您就安生在这儿等着吧。您看您这衣裳都有灰。这是哪儿来的衣裳?穿着还怪好看的……”秋薇说着,在一旁的

柜子里找了找,果然找到了备用的药盒子,硬是让静漪在这里坐了不要动。自己去洗了手回来给她上药。

静漪笑道:“昨晚离开杜家的时候没来得及换衣服。又不好总穿着那样的裙子四处走动,借了一套。”

“借的?”秋薇仔细看看这衣裙,“还挺合适。就是有点儿别扭……我真怕您有一日真穿上军装去打仗。瞧着心惊肉跳的。过会儿您快换了去,省得老太太看见。”

“好。囡囡看见不知道会怎么说。”静漪微笑。

“孩子们都还没起来。昨晚睡的太晚了,一直等您回来呢。老太太也拗不过他们,何况又换了睡觉的地方,都有些不安稳,就哄着他们到半宿。又是说故事,又是讲笑话,老太太也累了……小姐,见着姑爷了?”

秋薇和静漪说着话,拿了棉球给她清洁伤口。为了不让静漪觉得疼的厉害,她得分散静漪的注意力。

静漪疼的额头上冒汗,说:“见着了……”

秋薇看她脸色发白,都不敢下手了。

静漪就笑道:“你真是不中用,我自己来吧……他也来不及回来,不然该回来看看老太太的。我也去的仓促,真该给他带些东西的。”

“是啊,哪怕带点儿吃的都好。”秋薇见静漪迅速地换着棉球,一块一块的沾了血迹,忙都收起来。眼看着伤处清洗干净,渗出鲜血来,她又觉得心疼,“不会留下疤吧?留下疤不好看了……”

秋薇长吁短叹的。好像静漪这腿上留了疤痕,是多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似的。

静漪被她逗的只管笑,疼痛都觉得减轻了似的。其实本来也就是小擦伤,是秋薇夸张,使她不自觉地也多心疼自己了。

秋薇见她如此,不由得生气起来,念叨着说她总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什么事儿都排在前头,就自己个儿的事儿,永远都放在后头,“小姐,您要这样下去,就成了神父说的那圣母玛利亚了,知道么?我们就想要个健康的你,不要什么圣母……”

她念叨着,吹了吹静漪的伤处。

静漪雪白的腿如玉如瓷的光滑,这擦伤显眼的很……

“留了疤,往后穿裙子,可怎么好看?”秋薇皱了脸。

静漪笑起来。

往后还穿这么短的裙子,有人该不乐意了……不过她只是笑着摆手,说没关系的,就是留疤也无所谓。

秋薇等她上好了药,问她早餐想吃什么。

这会儿已经九点了,也该请老太太起了。

静漪说自己不饿,让秋薇不用管她。

两人正说着,听到楼梯响,张妈陪着陶夫人下来了。

静漪忙站了起来,下意识抚平了裙子。

陶夫人看她回来了,自然是高兴的,不过面上倒也平常——不过她瞅着静漪的穿着,可是眼里看出惊奇来——静漪侧了侧身,不想让陶夫人看到她腿上的伤。陶夫人起先是没有留意的。她的注意力都被眼前这个看上去和平时又不一样的儿媳妇牵引住了。静漪一身军装,看上去不只是端庄秀美,更是英姿飒爽。只不过人是过于单薄了些,那腰肢简直窄成了一拃……她边下楼梯边摇了摇头。

静漪叫了声“母亲”,问她昨晚睡的好不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